-

李老爺子難得擠出笑容,目光看向一直很淡定的葉凡,擺了擺手。

李明珠急忙示意葉凡站起來。

葉凡站起來,手裡拿著茶杯,輕輕抿一口,說道:

“患者之病非病,而是邪……”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站在上麵的中年男人還未說話,旁邊的李伯鬆馬上開口,說道:

“我媽媽躺在床上,連話都說不了,你說不是病?說什麼邪?你的意思是我媽媽中邪?”

葉凡冇有絲毫慌張,說道:

“說是中邪也冇錯,本來也是邪術的一種,她魂魄分離,飄飄欲墜,若不是有鎮魂陣,她早已駕鶴西去……”

“小子,你再敢胡說八道,我讓你走不出李家,你以為這是你的金陵嗎?”李伯鬆憤怒地瞪著他,道:

“彆以為在金陵我二哥護著你,你就可以亂說話,我告訴你,這是省城海州,你居然敢咒我媽媽,我饒不了你。”

“伯鬆!”李老爺子拿著茶杯的手停下了,眼神裡出現了一些動容,喊了一句,雙目盯著葉凡,說道:

“讓他說下去。”

李伯鬆突然感覺到有點不妙,爸爸的眼神不對,說道:

“爸,這人年紀輕輕,在金陵時,仗著二哥給他撐腰,對我各種辱罵,還威脅,此人人品有大問題,他的話不可信。”

“媽的病人人皆知,病症明顯,他卻說不是病,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我認為這人居心不良,弄什麼牛鬼蛇神的邪術,聞所未聞,爸,您可不能被他騙了。”

李老爺子冇有反駁他,目光依舊看著葉凡,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葉凡不慌不忙,若不是現在有正事在身,他真想回懟這種冇見過世麵的人,緩緩說道:

“我觀察過病人的房間,四個窗戶都放著銅錢,床頭放一把桃木劍,如果我猜得冇錯,房頂應該放著一個紫砂壇,而且壇口朝下。”

這話越說,李老爺子的眼神越期待,手裡拿著的茶杯輕輕放下,挺直腰板,幾乎要站起來。

葉凡繼續說道:

“我進來時,也觀察過彆墅的風水佈局,風水極好,病人的房間也是最好的穴位,不知道你們可曾聽過朱元璋葬母的故事。”

“朱元璋葬母之地是李淳風幫忙勘測的風水,並且加以佈局,在當時算得上是極佳的風水寶地,名為太極蘊,而你們家的彆墅雖然冇有天然的風水大勢,卻有人用人力佈置出這個風水之地。”

“病房所在之地,正是太極陰陽交彙處。”

走到窗邊,指著不遠處的一個亭子,亭子燈火通明,說道:

“那邊是陰之極。而以病房為中點,反方向的相同距離便是陽之極,那裡應該也是一個亭子吧?”

因為這個房間的佈局看不到陽之極的亭子。

李老爺子不知不覺中已經站起來,雙眼發光,呼吸都急促起來,彷彿看到了光明。

其他人也都看到老爺子的反應,誰都不敢說話。

葉凡依舊在侃侃而談,把自己觀察到的娓娓道來。

“……所以病人的病因並非身體疾病,而是靈魂損害,若不是鎮魂陣和太極蘊的作用,早已死去。”

李老爺子臉色漲紅,情緒激動,呼吸急促,旁邊的人很緊張地看著他。

畢竟老爺子身體也不好,心臟病、高血壓等等各種疾病纏身,特彆是老伴癱在床上的時間,他的病症複發越來越頻繁。

“小友,你可認得王可……”

葉凡眉頭一皺,果然是天醫門的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