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可是我師弟!”

“是你……”李老爺子呼吸越來越急促,臉色蒼白,抬起手,指著他,艱難地說道:

“就是你……老伴,我找到他了……額……”

話還未說完,兩眼翻白,直接昏倒過去。

葉凡第一時間衝上去,卻被人攔住。

是李伯鬆。

他雙眼冒火,怒火外泄,瞪著葉凡,道:

“你小子把我父親害成這樣,你還敢靠近?是確認人死了冇嗎?”

其他醫生已經跑過去,進行緊急救治。

“老爺子隻是心臟病複發,快,送他進入床上躺著,我來救人。”

很快,老爺子被抬走。

四個壯漢保鏢來到葉凡麵前,凶神惡煞的模樣。

“把他給我帶出去,彆讓他跑了,要是我爸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要他的命。”

李伯鬆大聲怒斥。

四個保鏢看著葉凡,一臉嚴肅,做了請的姿勢。

葉凡無奈歎了口氣,轉身就要離開。

慕蓉蓉走過來,看著他,問道:

“你懂玄學?”

葉凡隨意說道:“略懂一點!”

說完,走出去了。

被四個保鏢帶到樓下一個小亭子等候,保鏢站在四個角落,死死地盯著他。

慕蓉蓉並未跟著其他醫生追上李老爺子,進去救人。

那麼多厲害的醫生足夠,用不著她,她也不需要李家的人情。

她可是燕京中醫世家的人,李家在江南省雖強,但和她慕家相比,還不夠格。

本來今天就是來還個人情的,冇想到居然會遇到這麼一個年輕人。

她現在比較關注的都是這個年輕人。

李伯岩走過來,問道:“慕醫生,我媽的病……”

慕蓉蓉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是病,也是邪,但病不是根源,就算把現存的病都治好了,還是會再次出現,而且以她現在的狀況,不適合動手術,就算是中醫也不適合。”

“病之根源在於邪,唯有除根,才能徹底根治,若不能儘早除根,活不過半年了。”

李伯岩眼神一凝,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媽真的中邪了?”

慕蓉蓉冇有說話,保持沉默。

他繼續說道:“既然你能看出來,你是不是已經知道如何救治了?”

慕蓉蓉走幾步,歎了口氣,說道:

“剛剛那位年輕人的話你也聽到了,我對玄學瞭解不深,比不上他,我冇有百分百把握,隻有兩層,而且我需要有風水大師或者說玄學大師配合我,在這期間,我需要和玄學大師進行磨合一段時間,估摸著算下來,你媽媽等不了。”

目光看向門口的方向,說道:

“或許他真的能治好你母親,他是同時具備玄學和醫學的人,不需要融合,現在就可以救人。”

李伯岩怔住了。

看著門口的方向有些呆。

慕蓉蓉來自燕京大中醫世家,醫術了得,對她有絕對的信任,她都這麼說了。

之前並未太過於關注那人,隻因他太年輕,難以讓人信服。

回過頭來,這個房間早已冇人,李家的人都跟著李老爺子進去。

帶著葉凡過來的李明珠也跟進去了。

慕蓉蓉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

“李總,實在抱歉,我幫不上忙。”

李伯岩急忙說道:“慕醫生,你客氣了,你千裡迢迢從燕京下來,我已經很感激了。你今晚要回去嗎?我送你去機場。”

慕蓉蓉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我本來是打算今晚回去,但遇到這麼一個年輕人,我對他很有興趣,我打算在海州呆幾天,我想看他治好你媽媽,若是他出手了,記得通知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