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我這嘴巴不會說話,我會把他請回來的,客客氣氣的請回來。”

李老爺子看向旁邊的孫女,說道:

“明珠,人是你請回來的,無論如何,你得救救你奶奶,這頓時間就麻煩你了,若是有誰敢阻攔,格殺勿論,先斬後奏。”

李明珠有力的回答道:“是,爺爺!”

李老爺子問道:“他有冇有說你奶奶還有多長時間?”

李明珠說道:“半年,說若是半年內,得不到救治,奶奶就不行了。”

李老爺子說道:“李家子弟聽令,三個月內,務必請迴天醫門葉醫生,伯鬆,你彆以為我跟你開玩笑,若是你們請不回來,你們一家就滾蛋吧。”

李伯鬆父子麵色慘白。

“爸,我一定請回來,我馬上去。”

父子倆顧不及傷勢,趕緊出去尋找葉凡,保命要緊。

而葉凡和董建國早已走出李家彆墅。

兩人看著海州市的夜景,找了個地方吃飯。

葉凡現在心裡還有火呢。

“葉醫生,你這回徹底得罪李家,你太沖動了,直接把人給打了。”董建國一路過來,唉聲歎氣的,說道:

“你也彆回金陵了,去國外吧,中醫在亞洲還是比較吃得開的,雖然環境冇有華夏好,但生活還是可以的。”

葉凡大口吃飯、大口吃肉,說道:

“董老,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這李伯鬆欺人太甚了,我好心來看病,他千方百計阻止我,還要動手打我,我這暴脾氣怎麼忍。”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我不怕他李家,若不是想要借勢,我纔不會來呢。”

“借勢?”董建國疑惑。

葉凡說道:“我不是開辦公司嘛,目前是明心幫我管理,以她的能力,加上我的配方,金陵市場那麼小,怎麼夠,李家在海州乃是整個江南省都是有一定地位的,我要藉助李家的勢擴張公司,發家致富。”

“哎,誰想到會鬨成這樣,算了,就算冇有李家,我也可以一步一步擴張,發家致富、走上人生巔峰。”

董建國微微怔了一下。

一直以來,葉醫生總是以一副玩世不恭、痞壞痞壞的形象活躍,冇想到他內心還藏有更大的藍圖。

還真是看人不能看錶麵,深入接觸才能更加瞭解一個人。

“葉醫生,原來你還有這番雄心壯誌啊,不過海州並不是隻有一個李家,還有鄭家啥的,其他家族的勢也不比李家差啊。”

葉凡連夾幾個花生米,說道:

“不知道,關於這件事,霍總和明心都覺得李家不錯,回去再跟他們商量一下吧。”

董建國點了點頭,說道:

“票我已經買好了,咱們吃完就回去。不然李家的人該追上來了。”

兩人前腳剛走出飯店,李伯鬆後腳就帶人進來。

經過詢問,的追剛剛離開。

“什麼?遲了一步?”李伯鬆捂著鼻子,著急的說道:

“趕緊擴大搜尋範圍,必須把人給我攔住。”

拿出手機,撥打兒子的電話,說道:

“動車站給我看緊了,他們已經不在飯店,可能會去坐車回金陵。”

帶著人馬上離開飯店。

調查了附近的監控,看到他們上了一輛車。

趕緊去追。

葉凡和董建國的手機經常會看到陌生號碼進來。

“又來了!關機!”董建國直接關機。

接到了好幾次都是李家的人,對方剛一說話,他就掛斷,從未讓對方說一句完整的話。

對方似乎窮追不捨,惹得他心煩。

葉凡這邊也一直被電話轟炸,但他冇有關機,有一個進來拉黑一個,現在已經拉黑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