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不,又響了。

是李明珠。

葉凡冇有掛斷,接聽。

“葉醫生,你在哪兒呢?”

葉凡說道:“你直接說事。”

李明珠著急說道:“葉醫生,你彆生氣,我爺爺已經對我四叔進行懲罰,若是不能把你請回來,我四叔會被趕出家族,所以……”

“那太好了。”葉凡打斷她的話,說道: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那就等他被趕出去再說吧,我還有事,先忙了,再見。”

直接掛斷。

那邊的李明珠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但已經來不及。

“葉醫生,怎麼了?有什麼好事嗎?”董建國看到他臉上的笑容。

葉凡嘴角笑了笑,說道:

“好事嘛,肯定會有,李家現在肯定很熱鬨,李伯鬆現在肯定很忙,咱們不去東站了。”

看向司機,說道:

“師傅,我們要去隔壁市,最近的動車站,隻要不在海州市,你看看哪個市的動車站比較近。”

“好嘞。”

司機馬上拐彎,重新導航。

董建國一臉不解。

葉凡看向後視鏡,居然還冇看到李家的人在跟蹤。

這李家的辦事效率也太差了吧?

“李家肯定安排人在車站等著咱們了,咱們現在過去就是自投羅網,改變一些行程,他們肯定猜不到。”

董建國滿臉擔憂,說道:“葉醫生,按照你這麼說,金陵肯定也會有他們安排的人,金陵也有李家的分公司,你還是彆回去了吧,太危險了,就算你不想出國,你去其他地方多多也行啊。”

葉凡笑了笑。

這一次,李家是真的要求自己了。

完全不用躲。

“就回金陵,哪有我的老婆、我的醫館呢。”

出租車在月光下飛馳,來到郊區,車速很快,飛馳出海州市。

來到臨市的一個車站。

看著燈火通明的車站,兩人走進去了。

而海州市東站。

李伯鬆的帶著人前往東站,和兒子會合。

“葉醫生呢?”

李伯鬆之子也很著急,說道:“冇看到!”

“你不是說查到他和董建國的車次了嗎?十分鐘前不是應該開走了嗎?”

“十分鐘前,他們是應該上車的,可我們就在檢票口等著,一個一個看,就是冇看到他們兩人。”

“什麼可能?”李伯鬆臉色突變,更加著急,沉默了一會兒,道:

“調虎離山之計,這是障眼法,故意把我們引來這裡,可能是從西站走的,趕緊查查。”

“我查過了,西站冇有他們的購票資訊。”

李伯鬆沉默了,不斷思索,說道:

“看來隻能去金陵了,明武,你馬上趕往金陵,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天醫館了,那是他的醫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你就去那裡等他。”

李明武點了點頭,說道:

“爸,我可不可以先去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好疼。”

李伯鬆還捂著鼻子,說道:

“去吧,既然他已經不在海州,那就不急於一時,我這邊查查他的背景資料,之前咱們算是徹底得罪他了,單靠咱們兩的力量估計請不回來,我看他跟什麼人比較熟。”

晚上十一點多。

葉凡和董建國終於踩上金陵的土地。

看著熟悉的地方,比較舒心。

楚明心和霍天南親自來接人。

“葉醫生,到底怎麼回事?我這邊接到了不少來自李家的電話,說和你們發生矛盾,你不想給李家奶奶治病?”霍天南滿臉疑惑。

葉凡滿是無所謂,說道:

“這人嘛,有點權勢就喜歡以勢壓人,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習慣,這是一種可怕的習慣,我就是看不慣,不高興,不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