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勇站起來,粗狂又魁梧的身材,眼中帶著怒火,說道:

“姐夫,我們幫你招攬客人啊。”

“是啊,姐夫,我們幫你攬客。”

其他人紛紛附和,露出一臉壞笑。

葉凡苦笑,拿出手機,很無所謂的說道:

“那天喝酒之後,你們在酒店內混戰的過程十分精彩,而我十分有幸,看了個現場直播,還錄了下來,你們要不要看看?”

張勇等人一下子緊張了。

直接撲過來,想要奪手機。

葉凡自然不會給他們得到,直接點開相冊,打開一張照片,放在他們麵前,說道:

“看,多麼香豔的畫麵啊,如果我把這些照片放在網上,你們會不會馬上就變成網紅,然後會有記者過來采訪你們,讓你們聊聊那晚的激情!”

“你……”楚明月當然也看到了照片,頓時臉頰緋紅,捂住眼睛,罵道:

“你個變態,流氓……”

張勇等人更是氣憤,直接撲過來。

“給我搶過來。”

葉凡退後幾步,大聲說道:

“我已經備份在雲端,你們毀不掉的。”

張勇幾人停下來,咬牙切齒,卻又不敢動。

“你想怎麼樣?”

葉凡很隨意的看著他們,說道:“這應該是我問你們吧?你們想怎麼樣?”

一個女孩拉住楚明月的手,說道:

“月姐,要不就算了吧,要是他真的放在網上,我們可就身敗名裂了。”

楚明月瞪著葉凡,大聲說道:

“他敢!”

葉凡嘴角冷笑,往回走,說道:

“就看我敢不敢,我現在就可以放。”

女孩更加著急了,說道:

“他可不按套路出牌,連你姐姐的婚約契書都敢放在網上,他有什麼不敢的,月姐,求求你了,我以後怎麼見人啊。”

楚明月有些無奈,帶著她的人追上去。

“二狗,你到底想怎麼樣?”楚明月大聲說道:

“你要怎麼樣才肯把照片刪了?”

葉凡來到院子,坐在椅子上,看著他們,戲虐的說道:

“你們攔住了我的生意,擋我財路,你們要賠償的,現在我給你們看病,你們給我診金。”

張勇馬上說道:“可是我們冇病!”

葉凡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說道:

“我的藥,有病治病,冇病強身健體,你第一個,坐下,我給你看看。”

張勇雖然憤怒,但把柄被人拿捏,也冇辦法,坐在對麵的椅子上。

“把手伸出來。”

張勇把手放在墊枕上,說道:

“你不是說今天義診免費嗎?”

葉凡搭手,號脈,說道:“義診免費,但我的藥收費,我總得要點成本啊,不然我不得虧死。”

“張開嘴巴。”

張勇張開嘴巴。

葉凡看了一眼,說道:

“好了,你縱慾過度,肝火虛弱,以後注意節製,我給你開服藥。”

張勇頓時尷尬死。

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你彆胡說。”

葉凡很認真的說道:“你可以懷疑我的人品,但你不可以質疑我的醫術。”

刷幾下,寫好了藥方,走去藥房,取藥。

楚明月看著他離開,小聲說道:

“等他刪了照片和視頻,咱們今天就給他攔死,以後天天來,我看他的破醫館能堅持幾天,斷他財路,看他冇錢怎麼生活。”

其他人表示讚同。

冇一會兒,葉凡拿來幾包藥,遞給張勇,說道:

“醫藥費三萬元,微信還是支付寶?”

“啥?”張勇震驚了,以為自己聽錯了,問道:

“你再說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