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良笑了笑,說道:

“都是為了討好葉醫生的,至於葉醫生領不領這個情,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你們先彆動,放著,等葉醫生回來處理就行。”

高雅溪點了點頭,說道:“你們怎麼突然來了?我記得你昨晚不是說今天要出診的嗎?”

高良歎了口氣,說道:“我不得不來啊,有事求葉醫生,隻是這件事恐怕有點難度,葉醫生還冇來上班嗎?”

高雅溪說:“明月說葉醫生跟他姐去約會了。”

“約會?”高良微微一愣,道:“那我們就在這兒等著吧。”

——————————

小酒莊內。

楚明心和霍天南把公司的現狀,以及未來的規劃,甚至出省的的佈局,等等更大的藍圖給葉凡說了一遍。

說得又乾舌燥。

楚明心已經喝了很多茶。

並且要做的不僅僅是製藥,還有藥膳,保健品、護膚品等等,未來可能會涉及到更多。

霍天南的南天集團也要入股其中一些子公司,兩家合作,隻為推動更大的藍圖。

兩人講得滔滔不絕,畫了很大的大餅。

葉凡卻聽得有些漫不經心,有點敷衍的附和著。

“……葉凡,這一切的基點在於你,你的配方,我們團隊研製過了,並且和市麵上的同等產品進行了對比,高出他們好幾個等級,但有些東西我們需要為了市場進行適當的稀釋,爭取把上中下市場一網打儘。”

“我們現在需要一個突破壁壘的契機,我問你,你能治好李伯仲媽媽的病嗎?”

葉凡放下手中的茶杯,說道:

“你給我說的那麼多商業上的事,我不是很懂。你終於問到我懂的東西了。”

術業有專攻。

每個人擅長的領域不一樣,回答得也不夠專業,所以關於商業,葉凡隻看結果,他們說了就附和。

但說到醫術,那葉凡就得好好說道說道了。

“李伯仲媽媽的病,我有百分百的把握,隻要你們需要,我就可以出手救人。不過你們把我帶到這兒來,不會向其他人一樣勸說我馬上出手的吧?”

兩人相視一笑,搖了搖頭。

霍天南抿一口茶,說道:“放長線,釣大魚,如果我們隻顧及眼前利益,如何能從李家那邊得到更大的利益。”

“你打了李伯鬆和他兒子,當時我們確實覺得壞了,但我們也打聽到了其他訊息,我現在隻想說,這兩人,打得好,打得妙。”

“若不是矛盾激化到這程度,咱們還不能得到更大的利益,人,咱們是要救的,但咱們的先把利益拿到手。”

葉凡嘴角一揚。

看著兩人,這兩人跟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

看來不用浪費自己的口舌跟他們說自己的想法了。

“霍總,你懂我,既然你們都懂,那我就不多說了,你們倆去爭取利益,我的名號隨便借,你們覺得時機成熟時,告訴我一聲,我去救人。”

“對了,半年之內,那老婆子撐不過半年時間。”

楚明心說道:“李家的勢,三個月就差不多了,你就按照正常生活,我們這邊給你信號,你再對李家那邊鬆口,今天,李伯鬆的兒子李明武會到金陵,他會是我們的第一步棋。”

“而你要做的就是不搭理他,讓他知道事情的難度,容易得到的總是不會被珍惜,難度越大,越會被珍惜。”

“我還有個問題,除了你,彆人能不能治好李家奶奶?”

葉凡猶豫了一會兒,說道:

“這個我不好說,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昨天所有去的醫生裡,隻有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其他人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