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手間門口處,出現一道聲音!

“還真是精彩,姐夫洗手間英勇解救小姨子。”一個年輕女子出現,信步閒庭,優哉遊哉,打量著裡麵的場景,說道:

“喲,葉凡,你居然有六塊腹肌,怪不得這麼凶猛,連女人都下得去手。”

葉凡看著眼前之人,和林家人有點像,說道:

“你是林家人?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

從一開始,葉凡就感覺不對勁,不像是偶然事件,更像是有預謀的。

年輕女子說道:“我叫林萍甜,我的爸爸是林德福。”

葉凡笑了笑,說道:“你爸爸是被瘋狗咬,患有瘋狗病的那個林德福啊?你不會也被傳染了吧?”

“你……”林萍甜怒急,氣得跺腳,想要打人,但她還是忍住了,說道:

“葉凡,你害我林家落到如今境地,你會付出代價的,今晚就是你噩夢的開始。”

葉凡不知道他們搞什麼鬼,說道:

“就憑你嗎?還有這幾個小太妹?”

林萍甜說道:“連女人都打,算什麼君子!”

啪!

葉凡直接一巴掌打過去。

打得她一臉懵。

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盯著葉凡,道:“你打我乾嘛?”

葉凡說道:“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君子,我是小人,這幾人打我小姨子,是你指使的,你就該打。”

“你……”林萍甜等著他,咬牙切齒,說道:

“你不是男人,打女人,打人啦,打女人啦……”

圍觀的不少人開始指指點點葉凡。

“身為一個男人,打女人確實不是紳士行為。”

“這人不是天醫館的葉醫生嗎?我聽說擊敗了賀德孔,也算是一代名醫,怎麼品性這麼差啊,連女人都打。”

“醫術好,不代表人品好。”

……

麵對這些人的指指點點,葉凡絲毫不在意。

楚明月卻在意,臉上被劃了一道痕,憤怒的瞪著這些人,說道:

“你們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打女人怎麼了?”

說罷,一把扯住林萍甜的頭髮,拉拽下來,一腳踢向她的腹部。

“呃……嘔……”

林萍甜完全冇想到她會突然出手,猝不及防。

直接被打趴!

“住手!”

楚明月還想抬腳踩下去,一道男聲傳來。

可阻止不及時。

楚明月的腳已經踩下去了,狠狠的踩在林萍甜的腦袋上,頭髮弄亂,她的臉緊緊貼著臟兮兮的地板。

“楚明月,我……我要殺了你……”

她憤怒的吼叫。

楚明月大聲說道:“林萍甜,你林家如今衰敗,都快要破產了,還說要殺我,你做得到嗎?”

目光看向衝出來的一個男子,說道:

“林耀青,是你們姐弟設局在洗手間打我的?”

林耀青憤怒的盯著她,說道:

“把你的腳拿開!”

楚明月又加大力度,說道:“姐夫,揍他!”

嘭!

葉凡一拳打過去,速度極快,打在林耀青的臉上,整個人直接翻仰向後。

“啊……”

後麵圍觀群眾稱了他一下,不至於倒下。

發出慘叫,捂著鼻子,一臉憤怒,大聲說道:

“給我揍他!”

一股磅礴的氣勢從洗手間進來。

幾十個手持長刀的人出現,圍觀眾人紛紛退後,滿臉驚恐,女孩們都尖叫起來。

“啊……”楚明月也害怕的趕緊躲到姐夫後麵。

十幾把刀白花花的刀刃露出耀眼的寒光,每個人都凶神惡煞的。

葉凡麵色凝重,一股殺意瀰漫出來。

“住手!”

一道女高音傳來。

眾人一愣,紛紛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