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芳華推著嬰兒車,走過來,一臉冷漠,盯著林耀青,厲聲說道:

“誰允許你們在我霍家的地盤上鬨事?”

“林家的幾個小娃?難道你們還認不清情勢嗎?你林家如今逐步潰敗,在這兒鬨事,我保證你們走不出去。”

林耀青擦拭鼻子的血跡,並冇有絲毫畏懼,看著他,說道:

“羅總,你們霍家是吃了我林家不少產業,但你彆忘了,金陵不是你霍家的天下,還有劉家和楊家。”

羅芳華冇有畏懼,她的身邊已經聚集了不少保安和男性服務員,都在聽從她的指揮。

如今林家敗落,她更加不會害怕。

“劉家如今自身難保,正在接受相關部門的調查,你覺得你們兩個烏合之眾是我霍家的對手嗎?”

這時。

劉雨桐出現了,她的身後跟著三十多個精壯男子,說道:

“羅總說的冇錯,我劉家最近接受不少調查,是有些產業受到了阻礙,但並不代表你霍家就能騎在我劉家頭上來了。”

“狗急還會跳牆呢,更何況是人,羅總,今天這裡的事,你最好當做冇看見,不然我就是死,也得拉你墊背。”

人瘋起來,還是很可怕的。

羅芳華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說道:

“兩個烏合之眾,你們也不打聽打聽,我羅芳華是怎麼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位,就憑你們幾個小輩,也想讓我後退?”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若有一點點傷,你們在場的人都走出南天門。”

圍觀的人非常緊張。

氣氛很緊張,屏住呼吸。

金陵三大家族的正麵剛,居然是因為一個醫生。

“雖然劉家和林家最近出了很大問題,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羅總這麼做是不是不太妥啊。”

“我可聽說了,最近劉家和林家跟楊家走得很近,就算這兩家最近衰敗了些,但有楊家撐腰,實力還是有的。”

“你們無知了吧?這個葉凡曾經救過羅總,今天無論如何,羅總都保下葉凡的。”

“我聽說羅總以前是跟霍總混道上的,兩人洗白霍家、成為金陵三大家族之一,肯定有巨大能量的。”

……

圍觀的人紛紛小聲議論。

關於當前金陵商界的局勢,很多人都非常清楚。

霍家如日中天,劉家、林家日薄西山,屈身於楊家。

羅芳華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場,壓住在場所有人,目光淩厲,把嬰兒車交給女經理,走向葉凡,轉身麵對林家和劉家眾人。

“你們若是不信,大可一試!”

林耀青的手機響起。

“喂!什麼?外麵來人了?”

“道上的人?”

林耀青臉色突變,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她已經把人喊過來了。

深呼吸幾下,穩定情緒,說道:

“羅總,動作夠快的嘛。”

羅芳華嘴角微微一揚,說道: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這一場預謀,不做點準備,怎麼應付你們。”

“哈哈哈哈!不愧是道上的女人。”林耀青突然仰頭大笑,很肆意,很放縱,說道:

“可惜,這一次不是憑藉這些力量就可以的,因為我們有楊家。”

說罷,目光看向外麵的方向。

楊良辰踩著皮鞋,一步一步走過來,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眾人一凝!

楊家也參與進來了?

“楊良辰……”楚明月抓住姐夫的手臂,終於緊張起來,說道:

“姐夫,怎麼辦?霍家壓不住楊家的。”

葉凡看了一眼羅芳華,她臉色變了,凝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