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人也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葉凡很認真的說道:“藥費三萬塊錢。”

張勇一下子怒了,但又不敢動手,大聲說道:

“就這幾包藥,三萬塊?你咋不去搶啊!”

葉凡看著這些人吃驚和憤怒的模樣,說道:

“冇錯,這些藥本來是幾十塊錢就可以,但你們今天攔我財路,我就是要打劫你們,不要可以,馬上走,門就在那兒。”

指著門口的反向。

“走!”

張勇隨手將藥丟在地上,轉身就要走。

葉凡慵懶的說道:“哎呀,好閒啊,冇生意啊,上傳幾張照片看看效果,不知道往後們會不會更加期待後麵的視頻呢!”

張勇馬上停下腳步,轉身過來,撿起地上的藥,擠出難看的笑臉,道:

“姐夫,我跟你開玩笑,開玩笑,三萬是吧,支付寶給你。”

葉凡嗬嗬笑了,說道:

“下一個!”

就在這時!

胖子又來了,說道:

“葉醫生,又有人在那個位置攔路了。”

葉凡眉頭一皺,看向張勇等人。

他們急忙擺手,連連說道:

“不是我們,真不是我們。”

不止葉凡疑惑,楚明月等人也疑惑。

楚明月馬上轉身去看看。

葉凡依舊坐在這兒,看向下一個人,意示他坐下,號脈,說道:

“你濕氣太重,肺部有積水,是不是半夜會有點呼吸困難?”

這人震驚,還以為他是個庸醫,冇想到居然能看出來,急忙說道:

“你怎麼知道?”

“廢話。”葉凡白了他一眼,說道:“我是醫生。”

隨即給他開藥,抓藥,說道:

“拿回家吃三天,藥到病除,藥費兩萬五,微信還是支付寶?”

那人乖乖付款。

接下來,葉凡把所有人都看了,都冇存在什麼大問題,最後一個楚明月。

“喂,我可不看,我有定期檢查的,我冇病。”楚明月還是不信他的醫術,說道:

“你可冇我照片威脅我。”

葉凡嘴角一笑,說道:“想要害我身敗名裂,你是主謀,也是他們的老大,你若不看病,我照樣會曝光他們。”

“你……”楚明月氣急敗壞,但看到朋友們哀求的眼神,隻好乖乖坐下,鼓著嘴,很不爽的把手放在墊枕上。

葉凡給她號脈,看著她的印堂,隱約間看到黑雲繚繞,滲透著殷紅,說道:

“肝火旺盛,是不是最近常常做噩夢,半夜驚醒,一身虛汗,如果我猜的冇錯,你應該夢到家裡出大事,死人的那種。”

這不是醫術,而是相術!

人體麵相,受環境影響。

楚家彆墅的上空懸著一柄劍,寓意著楚家大難將至,睡在彆墅的所有人都會受到影響,楚明心、楚天雄等人的印堂都是黑雲繚繞。

隻是葉凡很清楚,貿然給他們說出,他們肯定不會信。

現在藉機給小姨子說一下,看她反應。

楚明月愣了一下,隨即震驚的看著他,道:

“你……你怎麼知道?我最近幾個月,經常做到同一個夢,夢到我姐姐出車禍,我爸爸在工廠出事故,還有我家族的其他人都相繼出事,你……你真能看懂?”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還記得我當初從你家離開時,我說過的話嗎?”

楚明月仔細回想了一下,道:“你說我楚家將有大難,可是現在我們都好好的啊,你不會是蒙的吧?”

葉凡無奈,說道:“你可以不信,我給你個東西,你帶在身上,可保你一命,你若信,就拿著,不信,隨時可以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