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揚強忍著手臂傳來的劇痛,說道:

“我明白,明白,我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突然,手機響起。

他不敢接,看向李明武,得到許可,纔敢接。

“喂,楊少!”

“張揚,我聽說你現在跟李明武李少混,眼光不錯啊,選得大腿夠粗啊。”那邊傳來楊良辰的聲音。

張揚的手機是擴音狀態,笑了笑,說道:

“楊少謬讚了,能為李少做事是我的榮幸,不知楊少找我什麼事?”

楊良辰說道:“我想和李少見一麵,你能安排嗎?要是你冇這個能力,你給我弄個偶遇也行。”

張揚冇敢馬上回答,看向李明武。

李明武點了點頭,他才說道:“楊少,交給我安排,不知楊少想什麼時候見呢?”

“越快越好!”

李明武用菸頭在桌上寫:明天!

他馬上說道:“那明天如何?我來安排。”

“好,明天,我等你訊息。”

掛了電話,他小心翼翼地看著李明武。

李明武又拿起一根雪茄,旁邊的女孩趕緊幫他點上,他猛抽一口,吐出煙霧,說道:

“他找我會是什麼事?”

張揚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以我對楊少的瞭解,應該是想請你出手對付葉凡。”

李明武沉默了,摸了摸下巴,嘴角微微揚起,說道:

“好戲,好戲啊。我來當導演。”

“李少,後天是我妹妹的生日,誠摯邀請您參加!”楊良辰雙手遞上邀請函。

李明武打開邀請函,看了一眼,有些漫不經心地說道:

“都有誰參加啊?”

楊良辰馬上說道:“金陵的權貴都會參加,以及我們楊家的一些合作夥伴也都會參加,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像李少這樣的大人物,若是李少能參加,將是我楊家的榮幸。”

李明武沉默了一會兒,並未說話。

旁邊的張揚看了一眼李少,再看向楊良辰,問道:

“楊少,葉凡會不會參加?”

楊良辰這才恍然,說道:

“我已經送去邀請函,他一定會來參加的。”

李明武喝一口咖啡,說道:

“你憑什麼這麼肯定?你們昨天剛發生矛盾。”

楊良辰嘴角一揚,說道:

“葉凡的公司剛剛起步,在很多方麵都需要我們楊家的點頭,就算他不來,楚明心也要來,而我給楚明心參加的條件是要帶葉凡一起來。”

“我知道李少和葉凡之間的恩怨,所以葉凡必須到位,到時候咱們一起搞他,那是在我們楊家的地盤上,就必須得任由我們拿捏。”

李明武把手中咖啡放下,說道:

“李明珠是否參加?”

楊良辰點頭,說道:“參加,到時候隻要李少牽製住她,葉凡交給我就行。”

李明武點了點頭,把邀請函裝進口袋裡,說道;

“放心,我一定會到!”

楊良辰以為李少已經站在他這邊了,心中很是歡喜,到時候隻要李明珠被牽製住,如何拿捏葉凡和楚明心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這次他做好十足的準備。

李明武嘴角一揚。

到時候讓你大吃一驚,當眾救下葉凡,他定會自己感恩戴德,再請他回去給奶奶治病。

順理成章!

而在天醫館的葉凡也收到了邀請函,是楊家管家親自送來的。

葉凡二話不說,當著管家的麵,扔進垃圾桶。

“你……”管家有些無語,說道:

“葉醫生,你本無權無勢,能夠得到楊家的邀請,你應該高興纔是,你把邀請函扔進垃圾桶,這是對楊家的極大不尊重,你知道得罪楊家的後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