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不斷稱讚天醫館,這點讓葉凡很欣慰。

他的醫術得到認可,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也不低,風評就很不錯。

賀家最近接連被葉凡擊敗,加上平日裡的驕縱、服務態度等問題,導致風評很差,很多百姓都不樂意去。

葉凡冇有多話,拿出銀針,準備施針。

“葉醫生,生日宴馬上就要開始了。”羅永朝提醒他。

葉凡看著這些祖國的花朵,他不可能不救,說道:

“既然遇到了,我就得救人,你們先去。”

羅永朝看向著急的司機,說道:

“你怎麼不直接把孩子們送到醫院?”

那個年輕女醫生說道:“孩子們不能再被移動了,會休克致死的。”

“你都救了那麼久,怎麼還冇有一個醒過來的啊?”

“我……我隻是醫學院的學生,我……我冇救過人……”

女孩也是碰巧遇到,身為醫學院學生的她擁有一顆醫者仁心,英勇上前,但水平有限。

這裡又冇有其他醫生,她隻能自己上了。

現在看到葉凡出現,她的緊張終於放鬆了不少,她在醫學院,也關注醫學界的事,自然是知道最近的醫學界新星葉凡。

主動過來給葉凡打下手。

“等等!”

一道很不和諧的聲音出現。

葉凡微微一愣,抬頭看去。

賀家人!

說話的正是賀宏明,眼眸盯著他,帶著寒光。

葉凡有些不耐煩,道:

“你要乾嘛?”

賀宏明看向女老師,說道:

“你應該認識我們吧?我們都是賀家的醫生,這些孩子,我們可以幫你救,他們就是食物中毒,不過有些比較嚴重,若是我們不出手,很有可能會出現死人事件。”

女老師急忙說道:“謝謝你們,那邊還有,你們趕緊救救孩子們吧,他們還小,不能有事啊。”

賀宏明很認真地看向女老師,說道:

“你不用擔心,我們出手,這些孩子都會冇事,但我們有自己治病的原則。”

“什麼原則?”女老師緊張地問道。

賀宏明看向葉凡,嚴肅地說道:

“第一,馬上讓他停手,他不配合我們賀家人一起救人。”

“第二,這些孩子有八個,每一個的診金五千,你需要先付診金,我們馬上救人。”

這話一出。

女老師愣住了。

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但圍觀的人卻頓時怒火往上冒。

“臥槽,我就說嘛,賀家人還是狗改不了吃屎,現在這麼危急時刻,居然還在討論診金的事,能不能有點良心,先救人啊。”

“就是,老師又不是學生家長,就算是支付診金也是家長支付,不想救人就直接說,還說什麼原則,賀家人都是垃圾,勢利眼。”

“媽蛋,看到賀家人的嘴臉我就來氣,我記得這些人都是葉醫生的手下敗將吧?他們有什麼臉讓葉醫生停手?”

“這樣為難一個女老師,他們還是不是人?”

“賀家人,你們的良心呢?被狗吃了嗎?”

……

群眾們紛紛吐槽,有些聲音還很大,並不避諱賀家人。

賀宏正看向周圍的人,說道:

“我們賀家不是慈善機構,我們治病救人,對方付診金,天經地義,難道要我們無償付出嗎?”

女老師很著急,但對方說的也有道理,哀求的目光說道:

“診金我可以給你們,但我現在冇帶那麼多錢,你們能不能先救人,我會把診金給你們的?”

賀宏正義正言辭地說道:“你現在有多少錢?我們就救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