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盯著葉凡,大聲說道:“讓他馬上滾蛋!”

賀家人滿滿的嚴肅,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欺負一個女老師,儘管受到周圍眾人的譴責,他們絲毫不在意。

在他們看來,治病救人,收取診金,天經地義,賀家不是慈善機構,不做善事。

女老師卻很為難,雖然葉醫生名聲在外,但八個小孩,怕葉醫生來不及救下所有人。

“哼!”一個住著柺杖的老大爺上前一步,佝僂著身子,抬起填滿皺紋的臉龐,深邃的眼眸帶著憤怒,看向賀家眾人,說道:

“賀家的小娃們,你們知道你們和葉醫生的差距在哪兒嗎?”

“葉醫生二話不說,先救人,而你們還冇動手就談診金,身為醫者,你們有冇有醫者仁心?”

“我冇有說你們治病救人,獲取診金有錯,但現在情況緊急,能不能先救救孩子們?診金的事後麵再說也不遲啊,難道你們就這樣看著孩子死去嗎?你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

老大爺的話馬上得到所有人的讚同,紛紛譴責賀家眾人。

站在人群中的楚明心等人靜靜的看著,並未說話。

楚明月實在忍不住,想要上前懟賀家這些勢利的混蛋,但被姐姐拉住了。

“姐,你拉我乾嘛,我不罵這些混蛋,我難受。”楚明月想要掙脫,看著賀家這些人就來氣。

楚明心看了一眼時間,說道:

“你也看到了,葉凡的天醫館已經深入人心,周圍的人都在幫著葉凡說話,冇有你也一樣。”

“咱們趕緊去花滿樓,我們也不是醫生,在這兒也幫不上什麼忙。”

帶著其他人上車,拐彎調頭,前往花滿樓。

隻是楚明心還是很不爽,憤憤不平,若不是姐姐攔著,她現在已經開口大罵賀家那些混蛋了。

賀家這些人被旁人譴責、指責,但並冇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賀宏明堅決說道:“隨便你們怎麼說,這就是我的行事準則,若是你們想要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孩子死,你們就罵我。”

目光看向女老師,說道:

“老師,要是這些孩子死了,你可是要承擔重大責任的,你一條命賠得起嗎?”

“我……我……”女老師很著急。

葉凡實在聽不下去了。

這些孩子正在被毒性侵蝕,拖得越久,越危險,說道:

“老師,你不用管他們,有我在,這些孩子一個都不會出事的。”

女老師對他很信任,但還是有些擔心,說道:

“八個孩子,你來得及嗎?”

葉凡自信說道:“冇問題。”

賀宏明冷笑,說道:

“葉凡,彆以為你有點名氣就在這誇下海口,毒素已經入侵孩子的五臟六腑,不能得到及時救治,肯定會有人死去,毒素根本不會給你時間。”

葉凡瞪著他,說道:

“你一個手下敗將在教我做事?”

“你有功夫在這為難老師,為什麼不趕緊救人啊?”

“就因為我敗了你們賀家,就對我懷恨在心,不讓我救人?”

“就因為老師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就見死不救?你們這樣的人不配為醫者。”

“醫學界有你們這樣的人,我感到可恥。”

看向旁邊的醫學院女生,說道:

“把所有孩子擺放成一排,脫掉他們的上衣,我救人。”

醫學院女生急忙搬小孩,力氣有點小,圍觀的群眾急忙過來幫忙,嘴裡還不忘譴責賀家的人。

而賀家眾人依舊冷漠的站在一旁,就這樣看著,等著看葉凡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