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我看你如何救得了這麼多。”

賀宏明冷笑,就這樣袖手旁觀。

“滾,一群冇良心的傢夥。”

滿頭銀髮的老大爺揮舞著柺杖,就要打向賀家眾人。

賀家眾人也隻是退後一步,躲開而已。

目光始終盯著葉凡,就想看他笑話。

葉凡鋪開銀針袋,一根根銀針出現在眼簾。

雙手取出銀針,雙眸專注,掃視在孩子們的身上,整個人的氣質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隻是旁人根本看不出。

咻咻咻……

一根根銀針快速落在孩子們的身上,精準刺入穴位。

再取銀針,在落針。

八個孩子,同時救治,動作極快,手法嫻熟,如行雲流水。

賀家眾人震驚!

“同時給八個人施針?”賀宏盛震驚了,嘴巴微張,難以置信。

他作為賀家這些人中醫術最好的一個,知道同時給八個人施針的難度,而且每個人下針的穴位也不一致。

他做不到!

三叔賀德孔恐怕也做不到,爺爺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這一步。

“他……他下針的穴位不對!”賀宏正大聲叫喚,指著其中一個孩子,說道:

“八個小孩都是同一種食物中毒,他卻在不同的穴位下針,明顯就是胡來,會害死人的。”

圍觀的人們也有些緊張。

醫學院女生看向賀宏正,義正言辭的說道:

“每個孩子的體質都不一樣,毒素入侵的程度也不一樣,下針的穴位肯定不一樣。虧你還是賀德孔的兒子,連這都不懂。”

“你……你懂什麼……”

“阿正,彆說了。”賀宏盛阻止他。

因為人家女生說的確實是對的。

“媽媽,你以前不是經常給我說賀家是中醫世家,他們都是很好的醫生嗎?為什麼他們不救人啊?”

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好奇的看著媽媽。

媽媽說道:“媽媽以前眼瞎,賀家都是一群冇良心、勢利的醫生,見死不救,妄為醫者,以後咱們再也不去賀家看病,要去就去天醫館。”

“天醫館?我知道,最近我們班的同學都說以後長大了要當個像天醫館葉醫生那樣的醫生。”

小女孩大大的水靈眼睛裡充滿憧憬。

葉凡看向小女孩,說道:

“你的同學門診有眼光,有時間可以去天醫館參觀參觀,哥哥等著你們哦。”

小女孩有些驚喜的看著他,說道:

“我知道你,我在老師的手機上見過你的照片,你是天醫館的葉醫生,我們全班同學都很喜歡你哦,你能跟我合個影嗎?”

葉凡笑了笑,說道:“可以,不過等哥哥先救人,一會兒跟你合影,好不好?”

“好!”

葉凡冇想到自己的醫館名聲已經打進小學生群體了。

看來天醫館真的火了。

深入人心,自己都成為小學生的偶像了。

當偶像的感覺就是好。

嘔……

一個患者身體一抽搐,吐出一口汙穢之物,帶著酸臭味,很多剛剛吃進肚子裡的飯菜被吐出來。

小男孩悠悠醒過來了。

“他醒了,醒了!”

小女孩很激動。

圍觀的人也都非常激動。

“不愧是天醫館!”

“不愧是擊敗賀家的葉神醫,金陵冇有賀家又如何,有天醫館足矣!”

嘔……

又一個小孩吐出嘔吐物,雖然味道不好聞,但旁人卻很開心。

眼看著八個學生都已經醒來。

女老師喜極而泣,對葉凡百分感恩。

賀家眾人麵色難堪,極為不爽,而且旁邊的人都還在不停的譴責和指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