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家人愣了一下。

在旁邊的幾個保安也警惕起來。

“先生,請拿出你的邀請函!”

保安隊長走過來,很嚴肅的說道。

葉凡拿出邀請函,遞給他。

他看了一眼,眉頭一皺,說道:

“你身上帶著違禁物品,請跟我們到保安室接受深度檢查。”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

“你們要搜我身?”

“是的!”

“我不同意。”葉凡馬上拒絕,說道:“你們不是執法人員,冇有權利對我進行搜身。”

保安隊長說道:“今天是楊家千金的生日宴,所有人都要經過確認不帶有任何危險東西進去,現在你身上發出異響,說明你有問題,希望你配合我們的工作。”

葉凡說道:“要是我不配合呢?”

“那你就不能進去。”

葉凡正想說不進就不進,調頭就走,手機微信傳來聲響。

是楚明心給他發資訊,問他來了冇。

今天不僅僅是來參加生日宴的,楚明心等人還有自己的計劃要執行,不能因為自己的事影響到整個計劃的進行。

“葉凡,你不是硬氣嗎?在楊家麵前,你還不得乖乖照做?”賀宏正滿臉冷笑,盯著他。

葉凡懶得理他,走進保安室。

保安室內,有一個人坐在椅子上,背對著門口。

葉凡剛進去,外麵的保安全部進來,並且將門反鎖。

葉凡一下子意識到不妙。

保安室內有怒氣在瀰漫,這些保安對他有怒意。

坐在椅子上的人,轉動椅子,麵向葉凡,露出一張醜臉,手裡拿著一杯咖啡,咧嘴,道:

“葉醫生,你不是說不來嗎?你不是把邀請函丟進垃圾桶了嗎?”

此人正是給葉凡送邀請函的楊家管家。

傲慢的坐在椅子上,怡然自得。

葉凡掃視保安亭內的保安們,突然笑了。

戲虐的笑著,走向楊管家,拿出一個紙杯,給自己也到了一杯咖啡,喝一口,隨即放下,說道:

“還是茶好喝!”

楊管家和保安們都有些詫異。

他居然不害怕,還自己倒咖啡來喝。

這跟他們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葉凡不應該被這種場景嚇壞,然後跪地求饒嗎?

怎麼這種反應,還有點戲虐。

這讓他非常不爽!

“葉醫生,你這是在故作鎮定?”楊管家看著他,兩隻腳放到桌子上來,說道:

“我們都是楊家的人,你不過是一個小小醫館的醫生,咱們的差距就在這裡擺著。”

“我給你送邀請函,你甩我臉色,我今天已經在這兒等你多時了。”

“有些東西,是要還的。”

葉凡拿著一杯熱咖啡,淡然的問道:

“你想怎麼還?”

“跪下!”

保安隊長大聲訓斥一聲。

葉凡依舊無動於衷,打量著屋內的五位保安,完全不懼。

保安隊長有些不爽,眼神看向其他保安,使個眼色。

四位保安馬上走過去,伸出手去,欲要用強。

葉凡輕瞥一眼。

動了。

快速動手,抓住伸過來的手。

哢嚓……

聲聲骨頭響起。

骨折,劇痛傳遍全身。

“啊……”

四位保安疼得慘叫。

同時也更加憤怒起來,想要另一隻手揮拳過來。

葉凡很隨意的上前一步,抓住兩人的腦袋,對碰,砰砰響,打得兩位保安的腦子嗡嗡叫。

速度極快,對另外兩位保安如法炮製,而且速度極快,根本反應不過來。

四個保安痛苦的疼在地上呻吟哀嚎。

站在後麵的保安隊長臉色蒼白、滿臉驚愕得說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