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人來自隆昌市吳家,家底殷實,號稱隆昌市第一大家族,雖然比不上金陵第一大家族楊家,但在隆昌市是絕對的霸主。

吳俊豪作為吳家未來繼承人,氣宇不凡,他認為拿下楚明月綽綽有餘,有絕對的信心。

聽到楊少這麼說,開心的笑了笑,說道:

“能和楊少成為親戚,那是我的榮幸。”

“楊少,我們現在行動?”

楊良辰擺了擺手,說道:“彆急,現在隻是預熱,等我妹妹的生日儀式結束後再行動。”

吳俊豪點了點頭,說道:“我先過去打聲招呼。”

說罷,走向楚明月那邊。

楚明月遊走在行人中,打扮靚麗,充滿青春活力,偶爾和幾個女孩談笑風生。

“哎呀……你不長眼嗎?”

楚明月被人撞了一下,手中的紅酒灑了一點在衣服上,有些生氣。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吳俊豪急忙道歉,拿出手紙,想要幫她擦拭。

楚明月急忙退後,這可是自己的胸部,搶過對方的手紙,擦拭了幾下,轉身走去洗手間。

吳俊豪急忙追過去,接連道歉。

“那人是誰?”

兩人經過葉凡身邊時,葉凡忍不住看了一眼,問道。

劉雨珊看了一眼,說道:

“那是隆昌市第一大家族吳家吳俊豪,未來吳家的繼承人,我看著人似乎看上你小姨子了。”

葉凡笑了笑,並未在意。

小姨子這性格不是什麼人都能駕馭的。

先留意一下,若是小姨子去洗手間停留的時間久了,他就要去看看。

劉雨珊給他介紹了很多人。

“那位是薑春燕薑總,隆昌市第二大家族的副總裁,雖說是副總,但薑家的生意基本都是她在打理。”

葉凡看過去,那人他見過。

當初前往海州李家時遇到的那個女人,還幫過她。

突然看到了一曾有一麵之緣的男人,問道:

“那位呢?”

劉雨珊說道:“那是千寧市嚴坤嚴總,千寧市的土皇帝,身價不菲,就是冇什麼文化,但冇辦法,人家本來就是做灰色地帶起家,現在家族中還是有很多灰色產業。”

“千寧市的經濟發展不是很好,那邊的治安也比較亂,嚴家在亂世中牟取暴利,快速發家致富,擁有大量資產,但人的素質跟不上來,這種人對美色最為貪婪,而且毫不遮掩。”

葉凡也隻是想瞭解一些曾經有過一麵之緣和有過節的人,其他的人,他也冇那麼大的興趣。

閒聊著。

終於,壽星出來了。

二樓出現一個絕色美女,穿著粉色的禮服,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精緻立體的五官。

一頭黑髮垂落肩上,泛起小小的波浪卷,頗有西方的韻味,一張臉確實典型的東方女性的瓜子臉。

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的身姿,纖纖玉手輕輕拉起裙襬,一雙米色高跟鞋走下來。

確實讓人耳目一新。

典型的東方麵孔、帶著西方的氣質。

跟楚明心確實不是一個類型。

一出現,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少男人露出貪婪的神色,忍不住多看幾眼。

她表現得落落大方,冇有東方人的含蓄,淡定從容,走下樓梯。

馬上有人送話筒過去。

她拿著話筒,看向下方眾人,說道:

“非常感謝各位百忙中抽空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我感到十分榮幸。既然來了,那麼大家就玩得儘興,今天不醉不歸。”

完了?

她把話筒交還給旁邊的人。

這也太簡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