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大小姐,你長得很美,在海外生活多年,但我們祖國現在的發展並不比西方差,彆以為海外鍍金回來就高人一等。”

“有人說過,海龜需要放淡水裡養養,我覺得你應該去河裡遊泳,看看祖國的國情再來這裡秀優越感。”

“我小姨子能替我做這個決定,我確實不缺朋友。”

楊佳麗微微一愣。

她從國外鍍金歸來,學習了西方的一套理論,那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理論,秒殺國內的一切政策、製度。

自以為持才傲物,從未被人看輕。

走到哪兒都被人阿諛奉承,就算是在燕京也是被人抬高一尺。

冇想到金陵這小小地方的農村娃居然這般羞辱自己。

為了形象,為了展示自己的修養,她強忍著心中不快,依舊擠出笑容,說道:

“葉醫生,你認為我比楚明心差?”

她的目光看向被幾個年輕人圍著的楚明心,說道:

“她的美隻是東方美,而我擁有東方美還有西方氣質,你不會以為她被成為三金花之首就真的排在第一位了吧?”

“美,不單單是皮囊,更講究的是氣質,以及內心的靈魂,她是個典型的東方女人,我卻擁有東西方的美。”

葉凡思索一會兒。

對這女人不停的提海歸、西方、不斷秀優越感,貶低自己的老婆。

有些不爽!

小聲嘀咕道:“東方、西方、那不是雜種嗎?”

“你說什麼?說大聲點。”楊佳麗有點疑惑的看著他,剛纔確實冇注意聽。

楚明月看著她,嚴肅說道:“我姐夫說你是雜種……”

“你……”楊佳麗一下子氣得胸前起伏,臉色都發白了,一腔怒火強行壓製。

葉凡彷彿冇看到她的憤怒,說道:

“東西方結合叫什麼?”

楚明月說道:“就叫雜種。”

葉凡嘀咕道:“好像叫混血兒?”

“不是,就叫雜種!”

“可是我看電視上好像說是混血兒,那皮膚白裡透紅、頭髮還是自然捲……”

“那也叫雜種……”

兩人在爭辯這個問題,直接無視了眼前的楊佳麗。

她更加憤怒了。

我一個壽星、堂堂大美女主動來搭話。

你羞辱我也就算了,居然還無視我。

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葉凡和小姨子相視一笑。

“姐夫,來!”

楚明月抬手。

啪!

葉凡和她擊掌。

她頓時心裡就很爽,看著氣急敗壞離開的楊佳麗,說道:

“爽,嘿嘿,姐夫,我發現你是個天生的演員,要不你進娛樂圈吧?那個影帝回來。”

葉凡笑了笑。

突然,笑容凝固了。

那幾個圍著老婆的男女對老婆動手動腳,老婆想要離開,卻被圍住了。

老婆還不好發作。

拿著酒杯,快步走過去。

“明心,我真的對你一見鐘情,我知道你有未婚夫,但你們這不是還冇結婚嗎?如果你不介意多一個男朋友的話,我也不會介意的。”

一個年輕人目光貪婪的打量著楚明心,還想伸手過來攬過她的腰,嘴裡繼續說道:

“你的農村未婚夫就是個冇見過世麵的農村娃,他能給你什麼?不會還要你養吧?”

“隻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張家助你崛起,以你的商業天賦,加上我張家的財富,重新創造一個新的楚家,完全有可能。”

楚明心退後幾步,躲開他的鹹豬手,卻被兩個女孩攔住她的退路,但她也不慌,說道:

“張少,你們張家在瓊河市一手遮天,什麼樣的女人冇有,你彆對我抱有任何幻想了,我已經有未婚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