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可惜。

他被李明武耍了。

李明武的計劃還冇完,就是利用楊良辰幫他造成這個局麵,他在出麵解決。

姑姑李桂英卻攔住他,這讓他充滿不解。

李桂英緩緩說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你急什麼?那是我媽,我會不知道怎麼做?”

李明武隻能無奈停下腳步。

李桂英的目光時不時的關注著楊金福,想看看他如何做,但他始終按兵不動。

還真是個老狐狸。

那些債主已經有人開始打電話終止和明凡集團的合作。

反饋也來到楚明心這邊來。

“張家中斷所有合作了?”楚明心接著電話,看向張家婦人,眼眸冰冷,並未繼續說話。

張家婦人冷哼一聲,說道:

“要是我知道明凡集團是你在操縱,這合作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現在中斷,及實際損。”

其他人也都再打電話。

“馬上終止和明凡集團的那個項目,損失點就損失點,按照我說的做。”

“大哥,明凡集團的真正掌舵人是楚明心,趕緊停下那個工程,賠點錢也沒關係。”

“無論如何都要停下來,馬上停……”

一個個打電話。

楚明心這邊手機響個不停,不僅是有電話打進來,簡訊也很多,一條條不斷出現。

她的麵色變得越來越難看,咬牙切齒,怒視在場眾人。

“你們……你們非要對我楚明心趕儘殺絕嗎?“楚明心看向千寧市嚴坤,說道:

“嚴總,咱們算是第一次合作,冇錢你們錢吧?”

嚴坤指著葉凡,很不爽的說道:

“他打過我,在鳳朝KTV,我認得他,霍家還幫他,若是早知道明凡集團是他的公司,我纔不會跟你們合作。”

楚明心看了一眼葉凡。

葉凡有幾分尷尬的點了點頭。

當初惹事的是張揚,葉凡也是被牽連。

羅永朝走過來,說道:“嚴總,嚴老哥,那個項目我霍家也有參加,你這麼不給麵子?”

嚴坤盯著他,說道:“永朝,你人不錯,但你姐夫選擇幫他,我嚴坤是不差錢,但我不想給他投錢。”

羅永朝還想說什麼,楚明心伸手意示他彆說話。

看著一個箇中斷合作的人,她很生氣,但也冇有失態。

“哈哈哈,楚明心,想要東山再起?”劉永順哈哈大笑,一臉得意,彷彿大仇得報的模樣,說道:

“關於你的情況,我早已和在座的各位都透露了,想要藉助葉凡的名頭再次起家,你覺得我會給你這個機會嗎?”

楚明心看著他,冇有說話。

林家的人也說道:“不好意思,我林家也出了一份力,葉凡害我林家這般慘,此仇不報,我對不起林家的列祖列宗啊,今日就要看你們精心準備的公司就此沉淪。”

又一個劉家人走出來,說道:

“明凡集團應該是世界上壽命最短的公司了,還冇正式開張就要破產,簡直就是個笑話。”

“楚明心,你不是被人稱為商界奇才嗎?不是商界女強人嗎?你就這點本事?也不怕丟人。”

楚明心麵色慌張,臉色蒼白,連連後退,拌了個踉蹌,差點摔倒,被葉凡撐住。

葉凡現在還不知道他們的計劃是什麼。

看到她的樣子,有些擔心現在所發生的一切是否已經脫離她們的計劃,小聲在她耳邊問道:

“這還是在掌控中?”

楚明心儘管臉色蒼白,看起來搖搖欲墜,附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

“你彆亂來,一切儘在掌握中。”

葉凡點了點頭,隻要還在掌控中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