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他……我搞不懂了,他這是在做什麼。”

李明武喝一口酒,目光掃視眾人,繼續說道:

“像葉醫生這樣的人,我們應該給予最大的幫助,所以我決定,嚮明凡集團投資一個億,我在千寧市的那些產業五年來的收入,全部用來和明凡集團的合作中。”

“我相信,我們之間的合作將會越來越好,楚明心是個天才的商人,我相信她的能力,更相信葉醫生的配方,我去喝過他們家的藥膳坊,非常不錯,強身健體,睡覺也睡得安穩……”

這話一出。

在場的人都有些傻眼了。

他們剛剛還在中斷和明凡集團的合作,這個時候李明武這個李家人要投資一個億?

這不是和他們背道而馳了嗎?

這不間接性的得罪了李家?

在場的企業,除了李家,最強的楊家都不敢得罪李家。

李家出手,鎮壓在場所有人。

得罪李家?他們得罪不起啊!

“李少,你要給明凡集團投資一個億和五年來的受益?”楊良辰上前詢問,道:

“你是不是搞錯了?咱們的計劃不是這樣的。”

李明武看著他,眉頭一皺,一臉陌生,道:

“你誰啊?什麼計劃?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彆跟我亂攀關係,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嗡……

楊良辰腦子瞬間空白!

李少不認識自己了?

在場不少人都被直接搞懵了。

完全看不懂李少的操作,特彆是楊良辰腦子一片空白。

李少居然不認識自己?

那些剛纔對楚明心咄咄相逼、對明凡集團中斷合作的人一臉懵。

這不是在逼他們得罪李家嘛?

他們可冇那個膽。

“李少,你要投明凡集團?”吳家男子一臉詫異,以為自己聽錯了,這可跟楊良辰給他的承諾不一樣。

李明武鄭重點了點頭,說道:

“怎麼?不行嗎?葉醫生這麼勵誌的一個人,你們忍心打擊農村人的創業激情嗎?”

“從今往後,我和葉醫生共進退,你們要中斷和我們的合作?”

這些人徹底慌了。

李少質問了。

馬上就有人上前,說道:

“李少,誤會,誤會,我剛剛跟葉凡開玩笑的,跟著李少,肯定是穩賺不賠的,我怎麼可能會中斷合作了,我要加大合作。”

走向楚明心,陪著笑臉,說道:

“楚總,我追加三千萬投資,你之前欠我的債務,以後慢慢還,不急,不急哈。”

有了第一人,其他人也紛紛跟上來。

陪著笑臉,來到葉凡和楚明心的麵前。

“我追加五千萬,跟著楚總混,絕對能賺到大錢。”

“楚總,你跟李少這麼熟,你早點說啊,我為剛纔的態度向你道歉,我這邊追加四千萬,咱們以後要經常聯絡,加強合作啊。”

“楚總,你之前說有意向的那個項目,我現在決定了,咱們一起乾,我們投錢,你來操作,我相信你……”

一時之間,債主們紛紛表示要加強合作。

就連那些不是債主的人也走過來,表示要合作。

這不僅僅是畏懼李家那麼簡單,有李家當明凡集團的靠山,明凡集團以後在下麵各個市縣的市場必定會快速擴張。

楚明心的商業天賦毋庸置疑,賺錢是必須的。

楚明心不計前嫌,笑臉相迎,看著圍過來的眾人,說道:

“我已經讓人把合同拿過來了,咱們現在就簽約吧。”

打了個電話。

秘書抱著一箱檔案過來,當即和這些人簽署合同。

楊家、劉家、林家都看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