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早有準備啊!

楊金福也始料未及,呆在原地,同時也送你了一口氣,看向女兒,問道: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在此之前,他多次想要和其他人站在一起,討伐明凡集團,摧毀明凡集團,徹底打垮楚明心,都被女兒楊佳麗攔住。

楊佳麗雖然也有點小意外,但冇有其他人那麼震驚,似乎可以意料到,說道:

“從一開始,葉凡最為淡定,這不是一個常人麵對這種咄咄相逼還能保持的鎮定,我跟他打過交道,他雖然沉穩,但不至於沉穩到這種地步,應該是還有其他招冇出。”

“楚明心雖然表現的緊張、擔心,但略微有些誇張。在我還冇出來之前,我仔細觀察過李家的人,他們有意無意的和楚明心有接觸,應該是互相認識的,而且看到楚明心被欺負,他們有些著急。”

“所以我猜測,李家應該是站在楚明心這邊,你們從李家得到的訊息可能有誤,但我不是很確定,我也不敢讓你徹底不出手,我在等李家出手。”

“果然不出我所料,哥哥被李明武騙了。”

楊金福突然為這個女人感覺到自豪,是女兒幫他躲過一劫,說道:

“佳麗,還要有你,不然咱們這回得罪李家,不賠點東西,這件事估計過不去。”

楊佳麗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如果我猜的冇錯,這件事還冇完。”

楊金福微微一愣,道:“那些債主已經放棄追債,反而加大合作,還冇完?”

楊佳麗說道:“被葉凡打的那些人還冇出結果,更主要是林家和劉家也還冇處理。”

“這……”

楊金福徹底愣住了。

看向李明武,他的目光看著眾人跟楚明心簽合同,很是滿意,來到葉凡身邊,兩人小聲交流著什麼。

“葉醫生,我說了,我給你兜底,絕對不會出問題的。”

葉凡笑了笑,說道:

“李少,剛纔楊良辰說的話,我可都聽到了,你和他可是有計劃的吧?”

目光看向姓吳那夥人,說道:

“那些人調戲我老婆、這些債主上前逼宮,是不是你和楊良辰的計劃?你這屬於自導自演的戲碼啊,很不道德哦。”

李明武眼神快速閃躲,不敢看他,急忙說道:

“葉醫生,我冤枉啊,我根本就不認識他,我可是海州李家的人,區區楊良辰根本冇資格認識我。”

葉凡擺出一副懶得理會的表情。

反正就是不信!

我就認定這兩件事是你在背後主導。

我看你怎麼做。

李明武看到他滿臉不信,也是有些急了,若是被葉醫生認定是他操作的,那麼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白費了,還有可能會引起葉醫生的反感。

他是來求人的,絕對不能讓所求之人有所反感。

當即看向姓吳那些人,大聲說道:

“你們要打斷葉醫生的四肢?”

這些人驟然愣住。

冇想到李少突然把槍口對準自己。

李明武指著楊良辰,說道:“你在現場,我需要你給我說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楊良辰支支吾吾,現在都搞不懂究竟怎麼回事,眼神閃躲,道:

“我……李少……你……”

蹬蹬蹬……

高跟鞋的腳步聲走來。

壽星楊佳麗邁著自信的步伐走過來,站在他的身邊,看向李少,道:

“李少,我當時在旁邊也看到了,我來說明吧。”

李明武點了點頭。

她轉身看向姓吳那些人,說道:

“你們的人調戲楚明心,我親眼所見,特彆是你的兒子,企圖對楚明心揩油,是我哥及時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