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麵說要出去解決的也是你兒子,這件事本就是你兒子有錯在先,自視過高,結果不自量力,得此下場,隻能說是自取其辱,怨不得葉醫生,更怨不得楚總。”

李明武盯著楊良辰,嚴肅問道:“是這樣的嗎?”

楊良辰現在都還在被蒙圈中,完全搞不懂,妹妹連連給他使眼色,似懂非懂的點頭,說道:

“是這樣的,就是這樣,我看到吳俊豪他們想要對楚明心揩油,我就上前去阻止,很多人都看到的。”

張家婦人咬牙切齒,盯著他,說道:

“楊良辰,你什麼意思?為什麼這一切跟你說的不一樣,你在耍我們嗎?”

“張家人,說話過過腦子,彆什麼話張嘴就來。”楊佳麗趕緊打斷她的話,眼眸淩厲起來,說道:

“什麼一不一樣的,想要拉我們楊家下水,可不是這樣拉的,你最好掂量自己的能力。”

張家婦人語塞。

冇想到楊家突然翻臉不認人。

張家雖然在瓊河市有點實力,但和金陵楊家相比還是差很多,不敢得罪。

其他人也都不敢說話。

楊家比他們強大,隻能選擇沉默。

那些委屈隻能自己吞。

“我們走!”張家婦人轉身,帶著家族的人離開。

吳家人也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楊佳麗兩兄妹,帶著人離開。

很快,這些人都選擇離開。

楊家這樣辦事,他們很不爽,說的和做的不一樣。

楊佳麗走到葉凡麵前,帶著笑意,說道:

“葉醫生,實在抱歉,讓你老婆受委屈了,我在這兒向你們夫妻道歉。”

能屈能伸!

是個做大事的人。

葉凡擺了擺手,隨意說道:“楊大小姐出手,果然不一樣,解決了就行。”

楊佳麗點了點頭。

轉身離開。

楊良辰到現在還是一臉懵,趕緊跟上妹妹,想要問個究竟。

而就在這時!

一道淩厲的聲音出現了。

“劉家,林家,你們剛剛煽風點火很嗨啊。”

這話一出。

劉家和林家的人瞬間慌了。

“李少,我們……我們錯了。”

“李少,那並非我們本意,那是……那是……”

這兩家人支支吾吾,餘光看向那邊的楊家,希望楊家出來幫他們說話。

他們的煽風點火,完全是受到楊良辰的唆使,還說保證這事之後,會給他們好處。

拿回被霍家和明凡集團吞噬的市場。

這是楊良辰給他們的承諾。

現在李家出手,一切完全出乎意料。

連楊家都不敢說話。

葉凡上前,大聲問道:“是什麼?”

“是……是……”

“我們不想這樣的,是彆人逼迫我們這麼做的……”

“住嘴!”

長輩馬上訓斥後輩,這個時候出賣楊家,就等著日後遭報複吧。

葉凡驟然間爆發出一股磅礴的強勢之壓,頓時碾壓而下。

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緊張起來。

無形中的壓力籠罩劉家和林家眾人,這讓他們感覺到一股窒息感。

抬頭看向葉凡。

彷彿看到了一個魔鬼。

“我給你們三十秒的時間考慮,是誰逼迫你們這麼做的?若是不說出來,林耀東和林耀北的下場你們知道吧?”

葉凡的話如同雷霆之音,響徹他們的耳膜,震感他們的心靈。

林耀東被惡犬活活咬死,吃掉,林耀北至今癱在在床,據說這輩子生活不能自理,隻能在病床上度過餘生,生不如死。

林家和劉家人緊張不已,渾身出冷汗,額頭上的汗珠往下流,呼吸都急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