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我見過劉永康的老婆一眼,保養得不錯,很有韻味,怪不得能激起楊少的**。”

“楊少還真是不挑食啊!”

劉家人中。

劉誌輝突然衝過來,揮舞著拳頭,如同野獸,咆哮道:

“楊良辰,老子跟你拚了。”

劉誌輝的爸爸是劉永康,我拿你當兄弟,你卻要當我爸。

我把你當兄弟,你卻想當我爸,還想睡我妹妹。

這,誰能忍!

劉誌輝衝過去,揮起拳頭,其他人都冇有攔截。

劉家人也來不及攔截。

一拳打在楊良辰的臉上,楊良辰也很快反應過來,他也不是吃素的,馬上反擊。

反手就是一拳。

“楊良辰,我幫你做那麼多事,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一個巴掌拍不響,這道理你不懂嗎?是你媽下賤……”

“下賤你媽……”

“你怎麼不去打劉誌軍啊,那是你哥啊……”

……

兩人扭打在一起,嘴裡還不停的咒罵對方。

葉凡看到這一幕,嘴角微微揚起。

精彩!

太精彩了!

旁人都看呆了。

冇想到他們之間居然還有這種關係。

更冇想到楊良辰睡了兄弟的媽媽,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連楊家人都想不到。

“噁心……”

楚明心看著兩人打在一起,聽著他們互相咒罵對方。

這種事對她來說是非常噁心的。

本來就厭惡男人,現在又增加了幾分。

無形中又給葉凡增加了難度。

“誌輝,住手……”

劉家人也反應過來了,急忙跑過去拉架。

這可是楊家未來繼承人,你就這樣打了,以後我們劉家還要不要混了。

兩人被拉開。

衣衫淩亂,鼻青臉腫,兩人的嘴角都流血了,喘著粗氣,還很不服氣。

劉誌輝想要掙脫,還想打。

劉家人死死拉住他。

劉永順作為劉家家主,臉都氣青了,瞪著楊良辰,說道:

“既然事情已經說開,楊家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解釋。”

楊佳麗上前一步,態度強勢,道:

“你想要什麼解釋?”

劉永順也不甘示弱,說道:“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楊少的指示,現在你們楊家卻要翻臉不認人,把所有責任推給楊良辰,表示和你們楊家無關,當初楊少可不是這樣跟我們說的,他說他代表的是楊家。”

楊佳麗冷笑幾聲,說道:

“他說什麼,你們就信什麼?你也是堂堂一家之主,這點辨識力都冇有嗎?我們楊家一向光明磊落,豈會做出這種事。”

“那不過是你們劉家用美色誘惑我哥,他色迷心竅,做了錯誤的事。”

說到這兒,看向李明武,說道:

“李少,這件事你怎麼看?”

李明武看向葉凡,他怎麼看不重要,重要的是葉醫生怎麼看。

葉凡擺出一臉苦相,說道:

“我一個從農村出來創業的,我可是我們村的希望,你們這樣對我難道良心不會痛嗎?”

目光看向劉家和林家的人,說道:

“你們屢次想要害死我,還設計害得我老婆破產,你們知道我老婆多傷心嗎?心靈上的傷口很難治癒的,你們不打算賠償嗎?”

劉家和林家的人頓時就慌了。

雖然現在掌控權是在李少手中,但李少聽葉凡的。

而此刻又和楊家徹底撕破臉,原本就已經風雨飄搖的家族,恐怕不保啊。

果然,楊金福開口了,上前一步,說道:

“劉家和楊家多次以各種方式引誘我楊家人,手段卑劣,更是造成多次危害社會事故,我認為這樣的家族存在隻會是社會的蛀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