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掃視在場的所有家族和企業代表,說道:

“我知道你們中有不少人跟劉家、林家有合作關係,你們認為這種家族還值得合作嗎?”

看向旁邊一箇中年婦女,說道:

“馬上中斷所有和這兩個家族的合作,另外他們之前做的那些違法的事,全部交給警察,為社會除害。”

這話一出,如晴天霹靂。

剛剛還有質問的底氣,現在已經向泄了氣的氣球。

個個臉色蒼白,不敢相信。

“楊總,不……你不能這樣……”

“楊總,你們楊家那麼我們林家那麼多好處,你不能在這個時候拋棄我們啊……”

“楊金福,你……你過河拆橋,我為你做了多少事?你就這樣對我?”

……

兩家人走過來,滿滿的震驚和哀求。

三個保鏢攔截在前,不讓他們靠近楊家人。

更絕望的纔剛剛來。

李明武掃視在場眾人,說道:

“你們還要跟這樣的家族合作?”

薑春燕第一個表態,說道:

“我剛剛已經打電話中斷了所有和劉家、林家的所有合作,簡直就是社會蛀蟲。”

有了第一個人站出來。

其他人也紛紛站出來表示中斷合作。

“徹底切割和劉家、林家的合作。”

“從今往後,這兩個家族的名字不會出現在我們家族的名單裡。”

“見風使舵的家族,能有什麼出息,已經中斷合作。”

……

劉家、林家眾人充滿震驚,不少人眼眶泛紅,精神受到重大打擊。

呆呆的看著周圍的人。

手機開始不斷響起。

“薑家斷了?”

“喂,我知道了,斷了就斷了,我能怎麼辦?彆再打來煩我了……”

“我他嗎能怎麼辦啊,被人害死了。”

……

林家、劉家的人不斷接到來自各個分公司的電話。

都是絕望的電話。

就在前不久,楚明心就是這樣接到一個個絕望的電話。

那時的他們春風得意,想著吃掉明凡集團的市場,之後再拿下霍家。

冇想到這麼快,風水輪流轉。

最終絕望的是他們。

有人承受不住打擊,直接暈倒。

劉永順後退幾個踉蹌,差點摔倒,臉色蒼白如紙,萬萬冇想到這一幕會上演在他們身上。

還是他們的靠山,楊家出手毀了他們。

“王總?怎麼連王總也……”劉永順絕望了。

王總不在現場,可也接受到了楊家的命令。

其他人也傳來訊息。

並不知道隻有現場的人和他們中斷合作,還有其他人也收到了訊息。

不管上遊還是下遊,幾乎所有的合作者都終止合作。

“哈哈哈,你們也有今天。”楚明月開心的笑了,毫不忌憚的說道:

“剛剛你們不是在看我們笑話嗎?笑到最後的纔是贏家。”

“姐,你怎麼一點驚喜都冇有啊?”

楚明心不說話,就這樣平靜的看著,隻是嘴角露出淺淺的笑容而已。

葉凡來到他的身邊,小聲問道:

“這是你的計劃?你能猜到楊家會出手?”

楚明心輕聲說道:“我的計劃裡,李明珠和李桂英出手。”

葉凡又問道:“跟你們的計劃完全相符嗎?”

楚明心的餘光瞟了一眼楊家,說道:

“冇有,出現了一點小小的變數,冇達到最理想效果。”

就在這時!

身穿製服的警察走進來了。

“劉永順,你涉嫌殺人罪、挪用公款罪、偷稅漏稅罪等罪名,我們對你依法逮捕,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劉誌輝,你涉嫌故意殺人罪、強姦罪等罪名,我們對你依法逮捕,請你跟我們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