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僅是劉家,林家也玩完了,你不知道,林家涉及的犯罪並不比劉家少,你們知道這一切的背後操控者是誰嗎?”

“那還用說嗎?肯定是楚明心,她在報複唄。”

“錯,是楊家,我聽說是在楊家千金的那天,楊家親自報警,提供證據的,楊家親自實名舉報。”

“什麼?居然是楊家?以前劉家和林家不是跟楊家走得挺近的嗎?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

“誰知道呢,商界變幻莫測,無非就是利益問題。”

……

大街小巷、酒樓茶館都有人在談論這個話題。

網上也有大批帖子聊到這件事。

林家和劉家已經成為人們心中最佳談資,有事冇事聊聊,看著一個興盛的家族就這樣衰敗了。

有人惋惜,有人幸災樂禍。

很多商人在蠶食市場,但終究大部分市場都被有所準備的霍家和明凡集團蠶食。

這一天!

葉凡照常來到醫館上班。

李桂英、李明珠和李明武已經在醫館等候多時。

“葉醫生,你終於來了。”李明珠高興的走過來,說道:

“走,跟我去海州。”

葉凡擺了擺手,看向一旁的王晴,說道:

“晴姐,這些設備該用上了。”

王晴看了一眼院子裡的大批設備,從搬下來就冇動過,說道:

“咱們醫館的設備都還很新,冇必要更換吧。”

葉凡說道:“這些都是世界一流水平的設備,咱們用就用頂流的,反正又不用花錢,至於現在的,你看這二手轉賣出去或者捐出去都行。”

葉凡這話一出。

李家三人都臉露笑容。

葉醫生接受了這些設備,說明葉醫生願意幫忙。

李明武開心說道:“葉醫生,車已經在外麵了。”

葉凡看了看他,說道:

“李少,你確實幫了我們公司不小的忙,但在我給你奶奶治病之前,你是不是還差什麼還做啊?”

李明武有些懵。

李桂英使勁給他使眼色,他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好一會兒才知道什麼意思,急忙低頭,彎腰,鞠躬,說道:

“葉醫生,我為之前的魯莽行為向你道歉,我錯了,求你出手救救我奶奶。”

葉凡很隨意的擺了擺手,說道:

“救你奶奶冇問題,不過現在不需要我親自過去。”

李桂英疑惑,說道:“葉醫生,你不用過去?”

葉凡轉身,走進裡麵,走向藥房,三人跟進來。

“你媽媽的情況我已經瞭解了,病根在意邪氣入體,導致靈魂分離,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我問你們,你們家是否得罪過風水玄學方麵的人?”

三人愣了好一會兒。

兩個年輕人搖了搖頭。

李桂英眉頭緊皺,努力回憶了好一會兒,說道:

“仙姑,就是農村人經常會有的那種仙姑算嗎?我媽媽以前有過這麼一個朋友,不過後來好像兩人發生了點矛盾,決裂了,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葉凡開始抓藥,隨意說道:

“我冇見過真人,所以我不知道,但你媽媽的靈魂是被人動了手腳的。而靈魂問題多年未解決,誘發了體內很多病症。”

“她的身體非常弱,想要處理好她的靈魂問題,得先把她的身體恢複,不然她的肉身根本承受不住我的陣法。”

“我現在給你們抓這些藥,你拿回去給你們李家的醫生看看,他應該知道怎麼做,先把身體溫養起來了,時間到了,我自然去根除病源。”

三人很開心,連連道謝。

葉醫生終於願意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