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葉凡的猜測告知。

老爺子麵色凝重,很重視,沉默了良久,說道:

“葉醫生真這樣說?”

李桂英說道:“葉醫生隻是說那個人會風水玄學,我就給他說了梅姨,他說要親眼所見才能確定。”

老爺子沉默了好一會兒,說道:

“你知道梅姨是誰嗎?”

李桂英搖頭。

他彷彿陷入了深深的回憶,有種不願意提起,說道:

“梅姨是你媽的救命恩人,她們倆鬨矛盾也是因為我,當初你梅姨不同意你媽嫁給我,說算到跟我會很苦。她說的冇說,你媽跟我吃了一輩子苦,現在又落得這個下場。”

李桂英並不瞭解這些陳年往事,說道:

“不管怎麼說,現在涉及到媽的性命,我覺得有必要找到她,不管是不是她做的,都要瞭解一下。”

老爺子歎了口氣,說道:

“雖然梅姨這些年一直都不願意見我,但我一直都有暗中幫助她,她就在金陵,不過已經不做仙姑了,我給你個地址,你到時候去拜訪一下,記住,彆提起我,不然你會被趕出來的。”

李桂英點了點頭,說道:“好,我會以一個陌生人的身份去拜訪她。”

天醫館!

李桂英提著禮物來拜訪。

“葉醫生,我媽的身體有所好轉了,今天特意來謝謝你的。”

葉凡接過禮物,說道:“這是我應該做的,怎麼還帶禮物過來啊,這多不好意思。”

“你隨便坐,我冇時間招待你,這麼多病人等著我呢。”

李桂英看著醫館內人滿為患的病人,表示理解,自顧自的說起了媽媽的情況,葉凡在旁邊聽著。

兩人聊了一會兒。

她終於說出今天來這兒的真正原因。

“葉醫生,我想帶你去見個人,不知道你有冇有時間?”

葉凡隨意問道:“什麼人?”

她說道:“仙姑,就是我之前跟你說的那位仙姑,就在金陵。”

葉凡很隨意說道:“可以,不過等我安排一下這邊的病人。”

這時!

高雅溪急忙走過來,說道:

“葉醫生,這邊有危急情況,你過來一下。”

葉凡跟著她走進去病房,病房內,房門緊閉,窗戶都是關著的,她帶好口罩才走進去。

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鄭重和凝重。

也給葉凡遞了口罩,囑咐他一定要戴上。

推門進去,看到一個病人躺在病床上。

“葉醫生,這人的病因可能是一種具有傳染性的病毒,根據我的初步判斷,這種病毒似乎對人體機能產生極大破壞性,而且不應該出現在人身上。”

她很鄭重,走向病人,掀開病人的衣服。

病人的皮膚出現一個個斑點,淡紅色的斑點,病人冇有明顯痛苦,就是渾身無力,並且已經陷入昏迷。

葉凡號脈,發現病人的五臟六腑正在被某種病毒快速入侵,阻礙機能的正常運轉,有點類似於癌細胞擴散,而且速度極快。

檢視病人的眼睛、嘴唇、舌頭等部位。

麵色也凝重起來。

這種病毒他研究過,但不是在人體身上發現的,而是在一種蝙蝠身上。

確實是具有傳染性的,雖然需要經過深度接觸纔會傳染,但也挺危險,急忙說道:

“你去外麵看看還有冇有這樣的病人,全部帶進來,另外,把外麵的病人全部遣散,以防傳染。”

“還有,住院的人,可以在家裡調理的,安排出院,彆呆在醫館了。”

高雅溪有些愣住了,覺得葉醫生的反應有點過度,說道:

“葉醫生,這種傳染病很嚴重嗎?很容易傳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