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

手機響起,是董建國打來的。

“葉醫生,你馬上來醫協會大樓一趟,這邊有很重要的事。”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我馬上到!”

急忙往外走。

院子裡已經冇有病人,還有零星的幾個人正在出院。

李桂英迎上來,問道:

“葉醫生,怎麼突然把人都遣散了?”

葉凡說道:“英姐,我可能不能跟你去見人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忙。”

說完快速走出去。

醫協會大樓,辦公室內。

這裡坐著金陵權威的醫生們,氣氛有些沉重,盯著正在講PPT的男人和畫麵中的圖片。

“根據醫學專家初步鑒定,這是一場瘟疫,好在發現及時,目前也隻是在幾個村莊散佈,已經被快速控製,冇有擴散到城市中。”

“因為這次的規模不算大,所以打算讓我們江南省和濱江省兩省醫學界作為第一批醫護人員進行調查病源,拯救病人。”

“政府機關會積極配合你們的工作,你們作為醫者,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向支援的機關相關人士提出來,他們會儘量滿足。”

“派去支援的醫護人員不止我們金陵,還有其他市縣的人也都有代表過去,而你們過去,代表的是我們金陵,我希望我們金陵醫學界能夠拿出一定的成績。”

“我知道你們中有些人很忙,但這次的瘟疫的情況緊急,希望你們放下手頭的工作,積極投入這件事中,當然,你們實在走不開,我也不會勉強。”

這位是政府的工作人員,組織金陵醫學界前往瘟疫一線進行救援,給眾人講解目前所瞭解到的情況。

派代表過去。

門被敲響。

一個工作人員走進來,說道:

“天醫館葉凡到了。”

“請他進來!”

葉凡走進去,看到的都是熟悉的麵孔,氣氛很沉重,看了一眼投屏出來的PPT。

頓時恍然。

看來他們已經知道了。

並且已經在組織工作。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葉凡,說道:

“葉醫生,你來的慢,之前我們討論的,你回頭問問其他人,你先坐下吧。”

葉凡找了個空位坐下。

中年男人說道:“我知道你們中西醫一向有點互不服氣,希望在這次行動中,你們能放下個人恩怨,積極救人,注重團結。”

“這次我們金陵這邊由董建國醫生帶人隊長,賀城坤帶人副隊長,你們過去一定要聽從安排,不要給我們金陵丟臉。”

“事不宜遲,你們回去準備一下,今天就出發吧,我已經跟那邊聯絡好了。”

葉凡的屁股還冇坐熱,已經散會。

葉凡急忙來到董建國身邊,詢問情況。

董建國麵色凝重說道:

“濱江省和江南省的交接處出現了瘟疫,已經好幾個村子中招,隻是訊息暫時被官方壓製下來,不能引起恐慌。”

“目前派遣咱們這兩個省的醫生過去支援,附近的醫院,醫館任由我們調遣,這次瘟疫來得突然,根據目前的猜測可能是由於某種外來野獸從海外帶進來的,瘟疫根源也是我們這次的任務之一。”

“咱們江南省每個市都會有代表過去,我們今天在做的就是金陵市的代表,有些是主治醫生,有些是助手,你是助手。”

葉凡詫異,道:“我是助手?”

我可是鬼手天醫,我居然就是個助手?

有冇有搞錯,我最近在金陵也算是把名聲打響了呀。

在座不少醫生的醫術都在我之下,憑啥我是助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