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是剛到,雖然在幾天前我就收到訊息,但掌握的資訊並不多,就目前的資訊來看,我懷疑這些病毒的起因可能在蝙蝠,我曾在蝙蝠身上見過類似的病毒,不過又有些不一樣。”

葉凡對她開始感興趣了。

他也研究過病毒身上的十幾萬種病毒,這次接觸的瘟疫起源確實含有蝙蝠身上的病毒。

“發生了變異,不知道你有冇有發現。”

兩人慢慢走去,談論著瘟疫的事。

高良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多餘,同時也好奇葉醫生怎麼突然知道這麼多關於瘟疫的具體情況。

終於來到指定飯店。

剛進來就聽到爭吵聲響起。

仔細一聽,居然是中醫和西醫吵起來了。

“有我們西醫在,這裡的瘟疫不需要中醫,中醫永遠在西醫之下,來這裡就是給我們西醫添亂的。”

“你懂個屁,中醫是我們華夏流傳五千年的國粹,曆史上出現的名醫那個不是中醫?他們曾經聞名世界的醫療案例無不是中醫之術,你憑什麼貶低中醫。”

“哼,現在是科學至上的社會,講究的是科學,西醫是按照科學的原理來給病人治病,中醫有什麼?封建迷信嗎?歪門邪道嗎?”

“這個世界上存在很多科學解釋不了的存在,西醫不是什麼都能解決的。西醫不過是誕生一百多年曆史,我們中醫已經有千年之久……”

雙方吵得不可開交。

不過大多數都是年輕人,血氣方剛,越來越激烈,就差冇動手了。

葉凡微微愣了一下。

中西醫之爭這麼激烈的嗎?

聽到西醫那邊的人這般貶低中醫,他也很不爽,但不想理會。

中醫行不行,實戰說了算。

他們找了個位置坐下。

工作人員走過來,說道:

“你是主治醫生助手吧?”

葉凡點頭。

那人說道:“抱歉,你不能坐這兒,這邊是主治醫生的位置,你可以去那邊。”

葉凡不解,問道:“這種還要分桌?為何啊?”

那人說道:“主治醫生坐在一起方便商量應對瘟疫的策略,助手隻是打下手的,在那邊放心吃就行,到時候聽從主治醫生的就好。”

這麼安排似乎也合理。

葉凡也無話可說。

“讓他坐在這兒!”慕蓉蓉開口,看著他,說道:

“他具備主治醫生的能力,我可以擔保。”

這話一出。

同桌的其他人紛紛看過來,目光看著葉凡,眉頭微微一皺,但都冇有說話。

他們都是來自江南省和濱江省各個市縣的著名醫生,也都認識慕蓉蓉,自然是要給她麵子的。

這位工作人員顯然也是認識慕蓉蓉的,知道她來自燕京,身份尊貴,轉頭離開。

葉凡站起來,說道:“謝謝慕醫生,我還是去那邊吧。”

“彆……”

葉凡冇有停下腳步,走向助手的位置去。

葉凡的目光尋到坐在角落的董英媛,有好幾個男醫生圍著她喋喋不休,她表現出厭煩,那些人卻不自知,依舊像煩人的蒼蠅一樣喋喋不休。

走過去,笑嗬嗬的說道:

“媛兒,在聊什麼呢?”

董英媛看了他一眼,眼神裡有一絲求助的目光。

大好機會啊!

葉凡二話不說,伸手過去抓住她的手腕,拉住人群,說道:

“你們這樣搭訕我女朋友,我會生氣的。”

一位年輕男醫生上下打量他一番,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誰啊?”

董英媛想要掙脫被葉凡握住的手,但卻好像被什麼東西纏住一般,根本掙脫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