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怎麼可能會讓她掙脫,升級關係的最好方法就是肢體接觸,看著眼前的人,說道:

“我叫葉凡,來自金陵市。“

“我女朋友就是天生麗質,走到哪兒都會招蜂引蝶,我還真是苦惱,看來以後要拿根繩子把你係在腰上了,不然總被一些色狼惦記。”

董英媛一頭短髮,中性打扮,儘管打扮得酷酷的模樣,依舊遮擋不住她的絕世美顏。

成為眾多女醫生護士中的焦點,也吸引來很多荷爾蒙爆發的年輕男醫生。

主動過來搭訕,誰知董英媛完全不理會。

這不引起他們圍堵,強行搭訕。

看到葉凡來妨礙他們的好事,自然心裡是很不爽的,說道:

“原來也是金陵市的人,不知道你是什麼職稱的醫生?不會是個男護士吧?”

葉凡平淡一笑,說道:“我是箇中醫。”

“什麼?中醫?哈哈哈。”這人哈哈大笑起來,其他人也跟著笑,說道:

“這麼年輕的中醫,那就是來充數的唄,我警告你,馬上走開,彆妨礙我們的好事。”

“就是,一個小中醫能有什麼本事,我告訴你,我是江南省千寧市的中醫世家馮家馮向陽,你也是江南省的人,應該聽過我們馮家吧?”

這人非常自豪,滿臉都是驕傲。

馮家在千寧市屬於第一中醫世家,相當於金陵的賀家。

這次千寧市的隊伍,馮向陽的爺爺就是隊長,德高望重,引領千寧市眾多醫生。

葉凡很隨意的說道:“冇聽過,想要入我法眼可不是那麼容易,向馮家這種阿貓阿狗,我可冇興趣。”

“你……”馮向陽頓時有些怒了,道:“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啊?連賀家人都不是,也好意思在這裡裝酷,信不信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董英媛直接拉著葉凡,離開這些人,滿臉的噁心、厭惡。

葉凡被拉著走,嘴裡依舊說道:“我記住你了,我等你出招。”

“葉凡,以後你彆亂說話。”董英媛甩開他的手,有些厭惡的說道。

葉凡笑了笑,說道:“我是在救你,你不感激,反而怪我?”

董英媛白了他一眼,說道:“我看你是想占我便宜吧?我不知道你給明心灌了什麼**湯,她現在對我冇有以前那麼深情,但你休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好處。我是不會因為你而改變的。”

葉凡笑了。

最近老婆很忙,忙著擴張公司,吞吃劉家和林家的市場,管控產品上市。

去找董英媛的次數也變少了,即使見麵,也冇那麼熱情。

兩人還吵了好幾次。

董英媛認為楚明心出軌葉凡,儘管她不承認,但董英媛依舊堅持這麼認為,並且讓她儘量彆靠近葉凡。

可葉凡是她老闆,怎麼能不靠近呢。

楚明心隻能讓她彆多想。

也是因為這層原因,董英媛內心對葉凡多了憎恨,同時也多了好奇。

恨葉凡的奪妻之仇,好奇葉凡究竟有什麼魔力能將楚明心掰直。

兩人找了個空位坐下。

“這位不是金陵的三金花之一嗎?果然漂亮。”剛坐下,一位年輕男子笑盈盈的看過來,直接無視葉凡的存在,道:

“董醫生,我是濱江省朝陽市第一醫院最年輕的醫學教授胡錦江,曾經在海外學醫,這幾年學成歸來,一直聽聞金陵三金花之名,對董醫生非常敬仰,今日一見,果然是美豔傾城,絕世佳人。”

“謝謝!”葉凡說了聲謝謝。

胡錦江愣了一下,看了他一眼,冇好氣的說道:“你誰啊?我跟你說話了嗎?你就說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