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光掃視其他人,除了熟悉他的董建國、施永昌幾人,其他人的目光都帶著怒火。

賀城坤身邊的賀宏盛馬上說道:

“你給我們金陵醫療團隊帶來惡劣的影響,彆人已經對我們有看法了,你不打算做點什麼嗎?”

葉凡笑了笑,說道:

“難道要我去給那幾個人道歉?不可能,是他們先惡語傷人,媛兒可以作證,她就在我身邊坐著。”

其他人看向董英媛,等候她的話語。

董英媛本不想參與這件事,但大家的目光都看過來了,不回答不行,眼裡看向葉凡,有幾分厭惡。

上前一步,就要開口。

“確實是那些人惡語相向在先,葉凡才反擊的,這件事不能怪葉凡。”

董英媛說完,退後一步,不想過多解釋。

葉凡是她的情敵,本不想幫他,但想了想,還是實話實說。

“就算這樣,也不能罵人。”賀宏盛還是有些不服,說道:

“這會影響到我們金陵醫療團隊的聲譽。”

葉凡看著他,戲虐性的說道:

“聲譽?你還在乎聲譽嗎?你還有聲譽嗎?”

“你……”賀宏盛自然是知道他說的是賀家在金陵的聲譽。

“好了。”董建國開口,緩緩說道:

“這件事就這樣吧,以後吃飯,咱們儘量坐一桌,都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撲在前線,大家務必保證自己的安全,特彆是在飲食方麵,初步判斷,這次的瘟疫起因可能是獸禽引起的。”

大家散去。

董建國留下來。

坐在茶幾邊上,看著葉凡,說道:

“葉醫生,你醫館有一位被感染的病人?”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是的,我已經治好了,後續需要調理即可。”

董建國有些激動,說道:“這麼說你是掌握了治好這瘟疫的方案,太好了,我們剛剛還在商討,冇人能拿出一個解決方案,一個個老傢夥爭得麵紅耳赤,一張老臉都不要了。”

站在旁邊的董英媛也有些詫異,但並未說話。

高良也比較詫異,說道:

“在我們金陵醫療團隊來之前,好幾個市都比我們先到,他們見過病人,也出手治療過,冇治好,隻能暫緩病情。”

“董老,我覺得應該把葉醫生帶去找張長健,馬上把葉醫生的方案確定下來,明天一早馬上進行推廣。”

董建國思索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道:

“現在不行,葉醫生在吃飯的時候已經給人不好的印象,還是個助手身份,貿然說出,肯定會遭到很多人反對,還會覺得我們爭著要搶功,明天讓葉醫生親自治好病人,其他人自然就不會有話說。”

他們是相信葉凡的,在金陵也是見識過葉凡的手段。

葉凡喝一口茶,說道:

“我的這套方案還真無法做到普及推廣,你們施展不出來,這裡麵涉及到古針法。”

“古針法……”高良詫異了。

這是葉醫生第一次承認自己會古針法。

據說古針法的使用方式比較複雜,要求比較多,即使擺放在你麵前,你也不一定能施展出來。

董建國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醫生,有冇有大部分中醫都能用的,比較簡單的法子?”

葉凡沉默一會兒,說道:“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目前我還冇想到,我需要更多的病人,我要通過試驗才知道。”

董建國說道:“老高,明天你申請去重災區,那邊更利於葉醫生的試驗。”

“行!”

今晚,他們聊了挺久。

董建國把他們主治醫生之間的交流、猜測以及一些任務的安排都告訴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