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都很慌!

遇到這種天災,誰能不慌?

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被傳染,與世長辭。

麪包車顛簸一路。

來到一處郊區。

這裡搭著鐵皮房,一排排的,很多醫護人員在忙碌,還有很多誌願者也都在幫忙。

似乎說誌願者都是附近冇被傳染的居民,大家都很善良,想要一起戰勝這次的瘟疫。

他們下車。

不少人看過來,圍過來。

“醫生來了,醫生來了!”

“我們又救了,終於有醫生來了。”

多少人眼眶泛紅,淚花打滾,甚至有人彎腰鞠躬。

人群中,一個小女孩大大的眼睛裡飽含淚水,滿臉期待的看著葉凡等人。

她們充滿了感動和感激。

很快,一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過來,說道:

“你們終於來了,我們這邊人手一直不夠,主要是主治醫生。”

跟著這位醫生走進去。

長長的病房內擺放著四五十張病床,每一張病床上都躺著昏迷的病人,氣氛很壓抑。

醫護人員都在進行簡單處理,嘗試著救人。

還有不少誌願者在哭泣。

誌願者中,有不少是病人的家屬,看到自己的親人病情越來越嚴重,痛心疾首,卻無能為力。

經過簡單分配工作。

主治醫生你們都有了屬於自己病人的所屬範圍。

高良管理六個病人,看著病人身上的斑點非常明顯,臉色蒼白,說道:

“葉醫生,你看看!”

葉凡掀開其中一位病人的衣服,看到肚子、手臂、大腿等地方都充滿斑點,比他醫館的那位嚴重多了。

切脈!

病人體內的毒素也已經侵入五臟六腑,器官機能正在逐漸停止工作。

病人也隻是細微的呼吸著,心跳頻率越來越慢。

“高良!”

旁邊傳來一道聲音,是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中年女醫生,有幾分詫異,轉身看過來,說道:

“你怎麼在這兒?昨晚分配工作,不是把你分配在青陽鎮衛生醫院嗎?”

高良笑了笑,說道:“我臨時申請過來的。”

女醫生有些不滿,說道:“難道你不知道為什麼會把你分配到衛生醫院嗎?”

“衛生醫院的病情較輕,而你的水平在那兒擺著,你來這裡不是耽誤病人嘛?這麼老了,就知道逞能嗎?”

這話一出。

不少醫護人員紛紛看過來。

高良也有幾分尷尬。

葉凡也將目光從病人身上收回,看向這位女醫生,讓他有些驚訝的是這位女醫生身邊的助手。

胡錦江!

居然是昨天發生衝突的胡錦江。

胡錦江顯然也看到了,也有些驚訝。

“葉凡?是你!”胡錦江微微握起拳頭,言語中帶著幾分敵意。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很驚訝嗎?”

胡錦江馬上說道:“姑姑,這人就是葉凡。他們兩人根本就冇有資格出現在這裡。”

葉凡小聲問道:“高醫生,你認識她?”

高良說道:“這位是濱江省第一人民醫院的教授胡惠美,曾經在某次醫學交流會上,我敗給她,她的醫術確實很強,稱得上濱江省的一代女西醫聖手。”

葉凡恍然。

怪不得口氣這麼大,直接藐視高良這樣在金陵中醫界有極大威望的人。

聽到高良這麼說自己,她也高傲的抬起鼻孔,滿滿的自豪。

葉凡看著她,說道:

“胡醫生,我們現在不應該在這裡爭執,而是應該抓緊時間救人,時間就是生命,越耽擱下去,病人的病情就會越嚴重。”

胡惠美卻大聲說道:“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助手來教我做事了?你有資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