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我明白了。”

話畢,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莫大的改變。

眼神專注,周身似乎泛起一股淡淡的白霧,給人一種仙兒的感覺。

讓人有種距離感,生人勿進。

高良略微驚愕的看著他,覺得葉醫生是發生了變化,但自己卻說不上來哪裡有變化。

慕蓉蓉感受出來了,驚呆了,瞪大雙眼,嘴巴微張,說道:

“氣……這氣流……他……他是……”

冇有說下去。

滿滿的震驚,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

隻見葉凡雙手快速施針,落在病人的穴位上。

施針手法,行如流水,每一針都在病人的關鍵穴位上。

看似不相關,卻有著某種規律。

“醫道神韻……”

慕蓉蓉再次震驚,盯著他的針法。

多次確認,雙眼大瞪,不想錯過每一個細節,驚道:

“陰陽九針……生死人,肉白骨,陰陽道間見鬼神,一陰一陽掌生死,一黑一白弄人間……”

她徹底被震驚了。

之前在李家聽到葉凡侃侃而談道法,就覺得此人不簡單。

自己也打聽過,傳聞他會古針法,但自己並未相信。

今日一見。

果然是古針法。

還運用的如此嫻熟。

一股古老的神韻從針法中散出,周圍的空氣似乎發生了某些變化,氣流不一樣。

陰陽存在天地間,天地由萬物構成,人也屬於萬物之一,人體也存在陰陽。

《陰陽九針》掀起人體陰陽,更是聯動人體之外的空間陰陽互相調節,這便是古針法的精髓所在。

這門針法一共有九針。

葉凡目前施展的是第一針:陰月如勾;第二針:剛陽內獻;第五針:陰陽糅合。

僅次三針。

慕蓉蓉也看不出來,她隻知道這是古針法,並不知道《陰陽九針》的具體操作。

但她的醫術水平不錯,也看過相關的書籍,能夠感受到古針法散發出來的神韻。

高良就感受不出來。

嘔……

病人猛然睜開雙眼,一陣嘔吐。

大量的汙穢之物吐出,帶著惡臭味,高良急忙拿垃圾桶接住。

這動靜引起不少人看過來。

“好臭啊!”

“病人醒了?這……不是高良在救人,而是一個助手?”

眾人紛紛看過來。

卻是葉凡在動手救人,紛紛詫異。

不應該是主治醫生救人,助手打下手工作嗎?

怎麼這組反過來?

病人吐出大量嘔吐物,葉凡的銀針依舊在病人身上撚動。

銀針之間形成一種互聯互動,一股氣流遊走其中,刺激病人體內的陰陽之氣。

取一枚銀針,刺破病人十指!

一滴血滲透出來,鮮紅的血液逐漸變成黑色,隨後滴落。

高良急忙用器皿接住。

“拿個乾淨的器皿,我到時候要用!”葉凡說了一句。

高良趕緊換一個。

看著十指不斷滴落下來的黑血,這裡麵蘊含著毒素,具有極強的傳染性。

葉凡利用銀針刺激病人體內五臟六腑、連同血管、骨髓,驅除毒素,將入侵的毒素逼出。

整個人變得十分專注,無視旁騖,眼中隻有病人。

“你們看,病人的臉色似乎在恢複。”

“這人是誰啊?為什麼是高良給他當助手啊。”

“所以要來重災區,是因為他嗎?年紀輕輕居然有這麼高的醫術,未來還得了。”

……

不少人驚歎。

關注著病人的變化。

病人的臉色在逐漸恢複,雖然速度較慢,但從旁邊的檢測儀器中可以看到病人的各項生命特征正在恢複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