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向胡錦江,說道:

“這裡是以醫術論高低的地方,不是靠名聲,更不是靠嘴炮,你說再多,不如做,你做出成就,彆人自然會認可你,你做不出成就,嘴炮再厲害也是軟弱無力的攻擊。”

麵對剛剛還跟自己站在統一戰線的醫護人員們,此刻站在自己的對立麵,不停的對自己指指點點。

終於體會到剛剛葉凡和高良的心情。

很不好受。

很委屈。

但這就是現實,不得不承認的現實。

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高醫生,幫下忙!”

葉凡並未參與這些人的鬥嘴,專心救治病人。

看到病人痊癒,他也很開心。

這是自己的傑作。

逆轉局麵的傑作。

看看這些人現在看向自己的目光。

崇拜、迷妹、女護士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的,幾乎要撲上來。

嘿嘿,我鬼手天醫出手,就是這麼厲害。

攙扶著病人下床,高良急忙過來幫扶。

“這……可以下床走路了?”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吧。”

“這不是暫緩病情,而是直接治癒,這位醫生太帥了吧,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葉醫生有女朋友了嗎?不知道我還有冇有機會。”

“想得美,葉醫生醫術這麼厲害,不知道有多少個漂亮女孩子想要撲上去,輪得到你嗎?”

看著病人在兩人的攙扶下,下床走了幾步。

葉凡慢慢鬆開手。

病人雖然走起來不是很自然,但也實實在在的行走。

意示高良也鬆手。

“這怎麼可能?”

胡惠美上前,震驚的看著獨立行走的病人,說道:

“毒素已經侵入骨髓,使得骨骼鬆軟,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支撐肉身行走。”

高良一臉輕藐的看著她,說道:

“胡醫生,我知道你醫術不錯,但你也彆人想得那麼不堪。”

指著行走的病人,繼續說道:“事實就擺在眼前,不信也由不得你。”

胡惠美緊繃著臉,難以置信的看著獨立行走的病人。

以她高湛的醫術,連病人體內的毒素都無法一次性清除,她難以接受一個剛剛被她藐視的人擁有這樣碾壓自己的醫術。

但事實擺在眼前,不信也得信。

“你到底是什麼人?”

她不甘心的看向葉凡,詢問道。

葉凡很隨意的模樣,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隻是看了她一眼,並未答話,而是安排病人回到病床上,囑咐道:

“我給你開個藥方,到時候按時吃藥就行,不出三天,你就可以輕鬆的自由走動。”

病人激動的抓住他的雙手,眼眶泛紅,道:

“謝謝醫生,謝謝你,我還以為我要死了……真的太謝謝你了。”

葉凡笑了笑,說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就在這時!

一位誌願者走過來,滿臉哀求,道:

“醫生,我向你道歉,我剛剛冒犯了您,對不起。”

說罷,九十度鞠躬,誠摯道歉,隨即說道:

“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他被傳染了,我就這麼一個孩子,求求你救救他吧。”

葉凡剛想說話。

又有一個誌願走上前,抓住他的手臂,著急又哀求的說道:

“葉醫生,救救我老婆……我老婆快不行了,已經昏迷兩天了……”

接著一個有一個的誌願者過來請求。

“醫生,救救我媽吧,我給你跪下了。”

“葉醫生,我之前冒犯了你,我給你道歉,求求你救救我爸爸,他含辛茹苦把我們養大,他不能就這樣撒手人寰了啊,我們還冇好好報答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