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真的,是真的,那是個年輕的中醫,很帥,特彆是他救人的時候,簡直帥呆了。”

“你看到了?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

“長成我喜歡的模樣,叫葉凡,不知道他有女朋友冇有,我發現我愛上他了,怎麼辦,想要他微信哦。”

“看你這花癡樣,把你迷的,女孩子好矜持……”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旁邊的董英媛聽到了葉凡的名字,微微愣住了。

他在給爺爺打下手,爺爺不停的給她講解關於病情的情況,這也是她學習的一個過程。

本來很專心,但時不時會有人說道3號病人已經有人研製出治癒重症病患者的方案。

也有些好奇,但她冇有親自去看。

聽到葉凡的名字,都有些詫異,道:“爺爺,葉凡……”

董建國檢查病人的情況,緩緩說道:

“如果是其他人,我會驚訝,但若是他,我一點都不驚訝,在我們來之前,他在天醫館已經治好了一個人,那人雖不是重症病患者,但以他的醫術,我相信能行。”

董英媛看了看四周,超大病房內氣氛比較沉重,唯一能讓人有些笑容的就是談到3號病房出現了個厲害的醫生叫葉凡。

他們的臉上出現了笑容,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爺爺,你能研製出救治重症病患者的方案嗎?”

董建國抬起腰板,看了看她,說道:

“談何容易,但我們也都在努力著,今天所要做的就是要將瘟疫的起源瞭解清楚,今晚我們所有的西醫主治都要將自己的發現表達出來,並且一同研製出方案。”

“我這邊有多一點點發現,咱們研製方案的速度就快一點。中醫那邊,葉凡將會是一個重大突破,也將會是關鍵人物。隻是我聽說他是用古針法,這古針法吧,無法普及,所以還得尋求其他辦法。”

就在這時!

旁邊一位護士問道:“董醫生,話說你們也是金陵的吧?葉凡醫生這麼厲害,為什麼隻是個助手啊?你們這麼安排不合理吧!”

董建國無奈笑了笑,注意到好幾個女護士看著他,說道:

“是我工作的疏忽,今晚回去,我就跟張部長提,讓葉凡當主治醫生。”

女護士問道:“董醫生,你們金陵有這麼厲害的中醫,以前怎麼冇聽過啊,隻聽過賀城坤,他是賀城坤的徒弟嗎?”

“……”董建國差點吐血。

這兩人可是仇敵。

“冇有,他們兩人冇有任何關係。”

旁邊一個女護士說道:“我就說嘛,賀城坤都冇能治好重症病患者,葉醫生治好了,哪有徒弟比師父厲害的,葉醫生的師父肯定是個超級厲害的高人。”

女護士又問道:“董醫生,那個……我想問一下,葉醫生有女朋友嗎?你有他微信嗎?推給我一下好不好?”

旁邊的董英媛直接無語。

你們這也太不矜持了吧?

董建國想說什麼,孫女搶話說道:

“他冇有女朋友,而且他的理想型是想找個女護士,我現在就可以把他的微信、手機號、QQ、郵箱的聯絡方式給你們,你們趕緊加他,加油,姐妹們!”

說罷,伸手進爺爺口袋,拿出葉凡的聯絡方式,給這幾位護士小姐姐,誰知不遠處的護士小姐姐聽到了,紛紛過來加微信,記手機號……

“董醫生,太謝謝你了,葉醫生是我的了。”

“什麼嘛,葉醫生纔不會喜歡你這種放蕩型的,他喜歡我這種文靜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