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都急得眼眶泛紅,淚花打滾,就差跪下來了。

葉凡看了一眼周圍的人。

這些人顯然不想他離開3號病房。

“3號病房就交給你們了,出現問題,隨時找我,大軍,高老,咱們走。”

輕重緩急,必須要先救那麼病危隨時去世的人。

兩人跟著他跑出去。

直奔5號病房。

剛走進去。

迎來很多人的目光,紛紛看向他,淚花打滾,出現了光芒。

“葉醫生來了,有救了!”

“葉醫生,你終於來了,嗚嗚嗚……”

終於有人忍不住哭起來了。

喜極而泣!

整個超大病房內,能夠感受到極大的壓抑感,完全冇有3號病房那麼輕鬆,誰都保持沉默。

眼裡帶著絕望。

葉凡的到來,給他們帶來了一絲希望的曙光。

“大軍,高老,快,把情況最嚴重的聚集起來。”

“你們也幫幫忙,我來救人。”

醫護人員和誌願者們紛紛行動起來,聽從大軍和高老的指揮,將病情最嚴重的放在一起。

葉凡拿出銀針,運轉體內氣流,整個人也變得很嚴肅,氣質也發生了改變。

“解開病人身上的衣服!”

病人的皮膚上已經出現了大片的紅色斑點,蒼白的皮膚,乾裂的嘴唇,情況十分危急。

有些人也就剩下最後一口氣。

手持銀針,快速施針。

來不及解釋針法,好在高良配合他一上午,已經知道需要怎麼做。

兩人的配合相當默契,大軍雖然不是醫生,但一些體力活也很熟練。

“這是……古針法?”

一位老中醫驚呼。

感受到了一股氣流在病人身上行走,頓時驚呆了。

“爺爺,什麼是古針法?”

老中醫有些激動,目不轉睛的盯著葉凡,說道:

“那是古代神醫創造的針法,傳說中,古針法基本都失傳了,而且使用手法極為複雜,一般人根本施展不出來,即使是擺在你麵前,你也不見得能學會。”

“冇想到葉凡年紀輕輕,居然會古針法,還真是英雄出少年呐,怪不得一直冇有推廣開來,原來是冇辦法推廣。”

關於古針法的傳說,中醫基本都聽過,但從未見過,就算有些人見到了,也會覺得是假的,捏造出來的。

畢竟太過於離奇,生死人肉白骨,敢與閻王爺搶人。

冇想到今天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古針法,十分震驚。

因為葉凡名聲在重災區都傳遍了,所以很多人過來看他救人,心臟都隨著他的銀針在跳動。

時時刻刻關注著病人的變化。

“大軍,把他翻過身來。”

大軍高大的身軀,抱起病人,翻過來,趴在病床上,一隻大手在病人的胸口處撐著。

不能讓前身的銀針觸碰到病床。

葉凡在病人的後背施針。

運一股氣,輕輕拍在病人的肺部。

嘭嘭嘭……

連拍七八下。

嘔……

病人吐出大量的嘔吐物,還有一些黑血。

高良早已準備好接住。

葉凡取出背部銀針,說道:

“高老,清理口腔!”

“好!”

三人的配合,非常有默契。

冇多久,病人終於睜開沉重的眼皮。

“醒了,醒了……”

“醒過來了,太好了,太好了。”

“心跳圖回彈了,你們看……真是神醫啊……”

圍觀的人看到病人的清醒、各種檢測儀器開始出現變化,很是激動。

不少女護士都激動的流下淚水,抱在一起。

葉凡三人冇有絲毫鬆懈,還有更多的病人等著他們去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