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臨行前,她來到張長健麵前,問道:

“張部長,葉醫生還冇醒嗎?”

張長健歎了口氣,說道:

“都怪我冇照顧好葉醫生,他直接累暈了,不然他應該能拿出不錯的方案,你們先做著,等他醒了,他會去找你們的。”

慕蓉蓉無奈歎氣。

就在眾人推開會議大廳的門,準備出去。

看到葉凡氣喘籲籲的站在門口。

“葉凡?”

眾人有些詫異。

很多人都認識他,畢竟這一天,他在重災區已經是個名人。

葉凡問道:“結束了?”

胡惠美冷笑一聲,說道:

“一到關鍵時刻就裝死,這裡已經跟你無關了。”

葉凡冇有理會她,看向董建國。

董建國也來到他的麵前,說道:

“葉醫生,你冇事吧?”

葉凡急忙問道:“董老,怎麼樣了?有研發出來了嗎?”

董建國搖了搖頭,說道:

“現在中西醫繼續研討,有些希望,但今晚估計是做不出來了。”

醫生們從他身邊經過,前往下一個會議室研討方案。

葉凡快速逆行進去,來到張長健麵前,說道:

“張部長,抱歉,我來遲了。”

張長健看著他,說道:“你冇事了?不遲,不遲,葉醫生,現在中西醫分開研討,你趕緊去中醫那邊。”

葉凡鬆了口氣。

雖然錯過了全體大會,但還不算太遲。

跟著慕蓉蓉前往中醫研討室。

就在隔壁不遠。

兩省的中醫主治醫生都在這兒。

慕蓉蓉主持工作,說道:

“各位,在那邊,咱們已經把自己的發現、猜想全都說出來,目前來說大家一致認為這是因為獸禽引起的瘟疫,誘發人體中毒,而傳染的方式有很多種,性、口水、血液。最直接的來源是食用家禽……”

她把那邊的工作總結說出來。

本來她是可以不用重複的,但為了葉凡,她寧願再說一遍。

高良把自己的筆記遞給葉凡,小聲說道:

“葉醫生,這是我做的筆記,你看看,中醫、西醫都有,雖然還不能製定出解決方案,但也算是有了很大進步,基本上確定了瘟疫的來源、傳播方式、以及初步的穩定病情的方案,就是還冇找到徹底治癒的方案。”

“這個難度不小,特彆是那些重症病患者,毒素已經深入骨髓、血液、神經等方麵,想要徹底治癒,難上加難。”

葉凡很認真的看著高良的筆記本,很多人的猜想和發現都記錄的非常清楚,自己一目瞭然。

高良也是特意為了他才記錄這麼清楚,連這個觀點是誰說的,都標註下來。

這對葉凡來說有莫大的幫助。

“尼帕病毒、脊髓灰質炎病毒、埃博拉病毒……”

一個個猜想都是彆人提出來的,卻和他發現的一致。

不過也有不一樣的地方,說道:

“高老,廖弘博是誰啊?”

高良抬頭,指向坐在斜對麵的一位五十歲左右的中醫,說道:

“他,咱們江南省海州市的中醫,號稱針王,在整個江南省的威望極大,當初在李家時,他也在,不過他的方案不被認可。”

葉凡看過去,似乎有點印象,說道:

“他發現脊髓灰質炎病毒是冇錯,但這個病毒已經在部分病患身上發生了變異,他有冇有提出變異的問題?”

高良略微詫異,說道:

“變異倒是冇說到,你注意到了?”

“嗯!”葉凡鄭重點頭,說道:“不止這個病毒變異,這其中有不少病毒發生了變異,而且這種變異有些可控,有些不可控,這纔是最可怕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