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我知道有一種物質能讓這幾樣病毒產生變異,我懷疑這場瘟疫的起源跟人有關,你們的研討會上有冇有說到這個問題?”

高良回憶了一下,道:

“這倒冇有,我們就單純的想要研製出治療方案,冇有說過人的關係。”

葉凡歎了口氣,眉頭一皺,道:

“難道張部長那邊也不知道嗎?根據我的猜測,這場瘟疫有一半的可能是人為的。”

“什麼?人為?”高良詫異極了,說道:

“這是為什麼?害死這麼多人,他能有什麼利益嗎?”

葉凡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我也太清楚,需要進行調查。”

突然!

慕蓉蓉的聲音傳來,道:“葉醫生,你有什麼發現,或者有什麼想說的嗎?”

葉凡站起來,目光掃視眾人。

大家也都將目光看向他,對他還是蠻期待的,畢竟他是第一個治癒重症病患者的醫生。

“我剛剛看了一下高老的筆記,大家都有很不錯的發現,我也發現了一些問題,在高老的筆記上冇有記載的,我不知道有冇有人之前指出來。”

“第一,就我發現的好幾種病毒已經不是以前記載的病毒,而是發生了變異,形成一種新型病毒,比如脊髓灰質炎病毒。”

“第二,這這患者身上的毒素是由五到七種病毒混合而成的,其中有三種病毒對於人體細胞的破壞和改造是很有規律的,這在自然界中自由變異是不可能出現的。變異都是隨機的,不可能會出現多位病人身上出現同樣程度的破壞和改造……”

“葉醫生,這能說明什麼?”賀城坤打斷他的話,對他還是有些怨唸的。

葉凡看了他一眼,個人恩怨放一邊,目前就是就事論事,道:

“出現這種情況,我猜測,這些病毒極有可能是人為養殖,或者人為改造,所以這場瘟疫可能是認為引起的。”

這話一出。

大家都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哼,胡說八道!”賀城坤冷哼一聲,厲聲說道:

“如果你認為這樣就說是人為的,那麼我認為就是你。”

葉凡眉頭一皺,有些不爽,道:

“賀醫生,你什麼意思?”

旁人震驚!

兩位都是來自金陵的醫生,似乎很不對付。

賀城坤被稱為金陵神醫,威望還是有的。

葉凡身為重災區唯一治癒病人的醫生,也有一定聲望。

“解鈴還須繫鈴人,你是第一個治癒重症病患者的人。”賀城坤提高嗓音,鏗鏘有力,道:

“如果這場瘟疫是人為的,那麼你就是最大嫌疑人,不然你怎麼這麼快就找到解決方法。”

葉凡直接無語,說道:

“賀醫生,我們之間是有私人恩怨,但現在大義麵前,我不想跟你計較,如果你偏要將這麼大的帽子扣在我頭上,那你可彆怪我了。”

賀城坤冷哼一聲,說道:

“葉凡,我現在就是跟你就事論事,你以為就我一個人懷疑你嗎?張部長早就知道有人為因素,還找我瞭解過你的情況。”

嗡……

葉凡的腦袋嗡嗡作響。

難道連張部長也懷疑自己?

就因為自己第是第一個治癒重症病患者?

自己也太冤了吧?

在場很多醫生都震驚了。

他們都不知道還有這事,畢竟他們很多都不是金陵醫生,張部長自然是不會找他們瞭解情況。

“張部長懷疑這次的瘟疫事件和葉凡有關?”

“他是第一個治癒重症病患者,賀城坤所說也並不是冇有道理,若不是他,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找到方案了,連慕蓉蓉都束手無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