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卻被訓得服服帖帖。

高良心中很是寬慰,上前一步,說道:“謝謝張部長,我一定會好好帶領金陵中醫團隊,爭取為災區人民做出貢獻。”

張長健說道:“賀城坤,你從現在開始,不用去災區了,你去青葉醫生回來,他不回來,你也不用回來了。”

隨後,語氣變得溫和下來,說道:

“高醫生,你和葉醫生一直都是一組的,你們倆關係不錯,你也幫忙勸勸葉醫生,之前對他的調查,確實是我冒犯,但我身為黨員,不得不謹慎,這次人為瘟疫上麵非常重視,我們要調查一切可能的源頭。”

“目前葉醫生的懷疑已經徹底解除,也希望它能夠理解我們的工作。”

“各位,你們都是金陵的醫生,也幫忙勸勸葉醫生,隻要他願意回來,我可以親自向他道歉。”

高良帶頭,說道:

“張部長,我一定會勸他的,但葉醫生這人的性格比較犟,我隻能說儘量。”

張長健點了點頭,說道:

“我在金陵調查的時候,也聽過葉醫生的一些事,天不怕地不怕,估計也不會把我放在眼裡,他臨走時,都不願意看我一眼,直接撂下一句話就走了,總之,你儘量。”

目光看向滿臉發白,徹底慌神的賀城坤,聲音變得嚴厲起來,說道:

“賀城坤,我說的話你聽到冇?請不回葉醫生,我會追究你的責任,你是災區間接的凶手。”

————————————

葉凡從這邊離開後。

直接回房間,收拾東西要離開。

大軍想要攔住,葉凡直接撥開。

大軍震驚,道:“葉醫生,你怎麼有這麼大的力氣?”

大軍人高體型龐大,更是退役軍人,力量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冇想到居然在葉凡麵前不堪一擊,很輕易的就將他推開。

葉凡直接開著張部長給他開的那輛車,離開。

大軍肯定是趕緊坐進車裡。

“葉醫生,這中間一定存在什麼誤會,張部長是好人,他一直在一線指揮工作,儘職儘責,我們的衣食住行都是靠張部長給我們弄來的,怎麼可能會害你呢。”

“你知道嗎?當初我們絕望的時候,是張部長帶著人過來,給我們信心,向我們保證肯定會找最好的醫生來就我們的家人,你就是最好的醫生。”

“而且你知道嗎?有個老奶奶因為被感染了,走不了路,張部長親自將老奶奶背出來,雖然老奶奶已經走了,但張部長也是努力過的。”

“他這麼正值、全心全力為我們的人,怎麼可能會調查你呢?一定是誤會了。”

……

大軍喋喋不休的極力勸說,葉凡專心開車,不想理會他。

大軍心中有正義,但為人太單純,可能是一直生活在村裡的緣故,冇遇到過城裡的爾虞我詐。

跟他說太多,他也不懂。

來到車站,下車,把車鑰匙丟給大軍。

“大軍,你說了一路了,累不累啊?”葉凡看著他,想想自己拚死拚活救人,卻被人懷疑,氣不打一處來。

聖人都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葉凡本就脾氣暴躁呢。

這種事,擱誰誰都不能忍。

大軍憨憨的笑了笑,說道:

“隻要葉醫生你不走,我不累。”

葉凡說道:“你說這不累,我聽著都累了,趕緊開車回去吧,我要走了,老子不伺候了,真是吃不不討好的活。”

“大軍,你是個好人,心中有正義,我也有幾個像你這樣的朋友,你要是哪天想出去看看,去金陵找我,我帶你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