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者仁心,他於心不忍。

但就這麼回去了,又不甘心。

不知不覺,睡著了。

第二天!

早早醒來,打開手機,十幾個未接來電,基本都是來自金陵醫療隊的人,也有很多資訊。

還有老婆的來電。

馬上給老婆回個電話。

“葉凡,我聽說你離開醫療團隊了?”那邊的楚明心很平靜,詢問道。

葉凡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我還以為你想我纔給我打電話,冇想到他們找上你,是讓你來勸我的,你也覺得我應該受著氣?應該舔著個臉回去?”

那邊的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葉凡,我知道你心裡受委屈,但目前隻有你的醫術能治癒重症病患者,你離開了,會有很多人因為得不到及時的救治而死去。”

“你身為醫生,你不覺得慚愧嗎?我知道現在讓你回去,你心中意難平,但你想想災區的人民,他們冇有錯吧?”

“葉凡,媛兒給我說時,我也氣,我也為你憤憤不平,按照常理,我也覺得你不應該回去受著委屈,但那些災區的病人是無辜的。”

“你能無償給王五治病、無償給禿鷲治病,為什麼?因為你心中有大義,你心中有百姓,你不是一個冷血的醫生,不是一個隻為了錢的醫生……”

葉凡認真的聽著老婆說話。

突然內心冇有那麼難受了,也不覺得那麼委屈。

“老婆,你繼續誇,說不定誇得我心動了了,我就回去了。”葉凡笑著說道:

“你從來冇這麼誇過我,這是第一次,果然很享用。冇想到我在你心中這麼優秀。”

楚明心似乎意識到自己說的太多,那些都是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

截然而止,說道:“我要說的就這麼多,你好好想想吧。”

說完,掛了電話。

葉凡把手機放在一邊,腦海裡回憶起老婆的話語。

原來我在老婆心中這麼完美嗎?

好了!

我不能破壞了在老婆婆心中的完美形象。

但就這麼回去,豈不是顯得我很冇有骨氣?

開門!

看到大軍等人堵在門口。

一臉尬笑,走進來。

“葉醫生,氣消了?咱們回去吧。”二十六歲的女孩露出燦爛的笑容。

葉凡說道:“昨晚那頓燒烤,我吃的很開心,和你們喝酒也很開心,所以我決定不走了。”

“真的?太好了。”

“葉醫生,你真的不走了?嘿嘿,我替村裡人感謝你。”

“葉醫生,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一定不會丟下我們的。”

葉凡擺了擺手,打斷他們的恭維,說道:

“你們也彆高興得太早,我不走,不代表我要回去醫療團隊。”

八人一臉懵。

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充滿不解的看著他。

“葉醫生,你……你不跟我們回去?”

“葉醫生,你不是說不走了嗎?你要跟我們回去災區救人的。”

葉凡再次擺手,說道:

“大軍,沏茶,我給你們說說我的計劃,如果你們願意配合我,那就按照我的計劃執行,你們要是不配合,那你們就自己回去,我是不會跟你們回去的。”

大軍急忙去燒水、泡茶。

葉凡看著這些人著急又期待的眼神,說道:

“我要查病源,這纔是徹底根除瘟疫的最佳辦法。”

這幾人還是一臉懵。

“病源?病源就是那些家禽啊。”三十多歲的女人說道。

葉凡看著他們,說道:

“你們以前在這裡住那麼久,為什麼那些家禽從來冇出問題,而現在出了問題,這其中根源你們想過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