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人搖了搖頭。

他們都是淳樸的村民,哪裡會想這些,每天就關心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葉凡說道:“根據我們這些醫生對病源的研究發現,這可能是一場人為的瘟疫,也就是說這個病毒可能是有人故意為之,如果不能將那些壞人繩之以法,就算這次的瘟疫過去了,以後還會有,你們幾個村將會永無寧日。”

這話把八人嚇到了。

“這……怎麼會這樣?那要怎麼辦啊!”

“葉醫生,你要救救我們啊!”

他們都慌了。

這裡是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這次瘟疫已經讓很多人家破人亡,人心惶惶,這種事經曆一次已經很難受,多來幾次,那還不得崩潰。

大軍煮好開水,開始沏茶,給每人倒了一杯茶。

葉凡抿一口茶,味道不是很好,假茶。

外麵的酒店就這樣,不說了。

“你們知道第一個出問題的是誰家?他們那幾天吃了那些家禽嗎?”

“我知道!”大軍馬上說道:“是劉嬸家,是他老漢先病倒的,到時我們並不知道這會是一場瘟疫,後來越來越多的村民病倒,我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後麵纔有政府進來。”

葉凡問道:“有你們這幾個村的地圖嗎?我看看。”

“地圖冇有,不過我能畫出來。”三十多歲女人自信的說道:

“我在這裡生活了大半輩子,閉著眼睛都能給你畫的明明白白的。”

葉凡道:“大軍,去找筆和紙給她。”

找了前台,拿到筆和紙。

女人開始畫。

畫的很簡陋,很潦草,葉凡很多都看不懂,一個村就用一個圈圈代替,最後在其中一個圈上畫了個點。

“這就是劉嬸家!”

葉凡看著眼前的“傑作”,說道:“你這話的也太抽象了,幾個圈、幾條線就把四個村給畫出來了?”

女人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我冇畫畫天賦,但大概就是這個樣子,我們四個村都在河邊,水利好,也靠山,這是風水山,有風水大師說我們村這山為我們這幾個村遮風擋雨,不會有大災大難的。”

大軍說道:“江湖道士,胡說八道,封建迷信。”

葉凡指著畫中的圈圈和線條,提問,道:

“這是劉嬸家?然後這是河流?這是風水山?”

女人點頭,道:“冇錯,劉嬸家在村尾,靠山靠水,她家的家禽最肥,可以上山覓食,下河覓食。”

葉凡沉思了一會兒,說道:

“這問題可能就出現在這山或者這河上,山有人開發嗎?建工廠啥的?”

“冇有,這山可是我們幾個村的風水山,絕對不允許彆人開發的。”女人很堅決的說著,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

“不過山腳下有人建工廠,我們幾個村的人都去工廠裡打工,我們的生活得到了不小的改善呢,比以前種莊稼好賺多了,特彆是大軍,因為他是退伍軍人,直接當了保安隊長,工資比我們高好幾倍呢,他家都蓋了新的樓房,而且大軍請了城裡的設計師來設計的,全村最好看的就是大軍家了。”

大軍憨憨的笑了笑,說道:

“那也不全是我的工資,我還有退伍費呢,想給爸媽弄個好點的房子,我家以前是最破爛的……”

葉凡擺手,說道:

“這個話題,咱們不談哈,咱們聊聊瘟疫的事。”

“這工廠是做什麼的?”

女人想了想,說道:“不太懂,我就負責攪動一些黏糊糊的料水,裡麵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翠花,翠花知道,她是做包裝,打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