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今早因為你冇來,也不會到是誰走漏了你被賀城坤和賀宏盛氣走的訊息,這兩人被誌願者和護士們暴打一頓,現在已經不能參加救援工作,被送往醫院養傷了。”

葉凡愣了一下,說道:

“怎麼能打醫生呢?不過那兩人打打也冇事。”

翠花露出笑容,說道:“你不知道,今天因為你冇來,大家都非常團結的抗議,最後還是張部長出來才平息呢。”

張部長……

葉凡歎了口氣,沉默一會兒,說道:

“等會兒我給你列個清單,你拿去找高良醫生,他會給你東西,晚上你送過來。”

“好的。”

葉凡給她一張清單,早就列好的。

等大軍從房間出來,兩人離開。

洪慶也走出來,看向葉凡,說道:

“葉醫生,有個事我想你有必要知道。”

葉凡喝一口水,看著他,問道:“什麼事?”

洪慶說道:“楚明心最近估計要和濱江省謝家有接觸,若是這邊的事被謝家發現,我擔心他會對楚總不利。”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有接觸?什麼情況?”

洪慶搖頭,說道:“具體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隻是偶然聽到她和霍總的談話,應該是生意上的事。”

“行,我知道了,你去忙執行任務吧,注意安全。”

“是!”

洪慶離開。

葉凡猶豫了一會兒,看著西邊逐漸落下的太陽,還是拿出手機,撥打一個電話過去。

“霍總,你們最近要接觸濱江省的謝家?”

那邊的霍天南笑了笑,說道:

“你不知在災區嗎?這麼快就得到訊息了?”

“確實,楚總業務能力十分強悍,金陵這邊基本已經搞定,我們打算朝南方開拓市場,濱江省是臨省,也是掌控著南方市場的一個口子,想要拿下南方市場,濱江省是必經之路。”

“楚總親自出馬接觸謝家,濱江省的商界環境比較複雜,謝家作為濱江省首富,掌控著整個濱江省的經濟命脈,所有家族都在他的麾下,死死的壓住下麵的家族和企業,不通過謝家,是無法打開濱江省市場的。”

“怎麼了嗎?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了,我記得你從不關心商業上事的。”

葉凡笑了笑,說道:

“我不懂商業,不想插手,我相信明心,但我這邊的瘟疫可能會和謝家有關,在我冇調查清楚之前,你們千萬彆跟謝家有任何瓜葛。”

“瘟疫和謝家有關?”那邊的霍天南詫異了,道:

“到底怎麼回事?”

葉凡說道:“你彆著急,目前還冇有確鑿的證據,還隻是懷疑的情況。看你好像對謝家還挺瞭解的,你給我說說謝家是個什麼樣的家族,主要經營什麼產品,把你所知道的都給我說說。”

“行,那我給你說說濱江省首富謝家的情況……”

兩人的通話,給葉凡解答了很多疑惑。

謝家是濱江省最大的家族企業,而且控製著整個濱江省的經濟命脈,嚴格壓製下麵的所有家族。

整個濱江省的經濟彷彿形成一張無形的蜘蛛網,牽一髮兒動全身,而執掌之人正是謝家。

冇有謝家的允許,外省企業休想進入濱江省市場,濱江省又是南方市場的切入口,很多外省企業想要南下,必須要給謝家一定的利益,否則你就彆想南下。

謝家是極為霸道的家族。

經營的行業也是五花八門,幾乎囊括了所有產業、娛樂、會所、機械、醫療、教育、美容、醫院等等產業都有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