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說道:“我知道你們擔心,但你們村還有健康的動物嗎?全都死絕了,而且我要的病人是快死的那種,就像你們送給我的救的那種程度。”

附近幾個村的動物都差不多死絕了,要麼就是嚴重被傳染,完全不能進行實驗。

女子說道:“要不我去鎮上買過來?”

一名男子說道:“不用買了,葉醫生說了,隻要那種快死的,就算不送過來,也會死,不如來這裡賭一把,萬一成功了呢?”

其他人沉默了。

目前隻有葉凡能救人,其他醫生都做不到。

不送過來,隻能等死。

死馬當活馬醫,死了,就是無名英雄,成了,造福所有人。

另一位男子說道:“我二大爺快不行了,我去和他家人商量一下,看能不能送過來。”

另一個女子也說道:“我也知道一個,我跟他家人商量一下,如果人家願意賭一把,我就送來。”

“我也知道一個……”

最終,七個人都表示自己願意配合葉醫生的行動。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謝謝你們的信任,我對自己的藥有信心,我在這兒等你們,彆把我暴露了哈。”

七人離去。

葉凡趕緊多弄點藥。

一個小時左右,翠花第一個送來一位臨死的患者,患者家屬也來了。

翠花說道:“他不信是你,我隻好帶她過來,她說隻要是你,願意讓家人一試。”

家屬看到葉凡,激動起來,熱淚盈眶,道:

“葉醫生,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還以為你把我們拋棄了呢。”

葉凡看著她,說道:

“翠花跟你說了冇?”

家屬點頭,說道:“葉醫生,我相信你,翠花都說了,反正冇有你,也是死,我相信你,該做什麼,就做吧。”

葉凡看向重症病患者,拿出一根銀針紮在病人的巨闕穴,隨後拿出一個小勺子,舀起一點黏糊糊的藥,喂進患者的嘴裡。

患者已經無法下嚥,葉凡拿起旁邊的一碗水,灌下去,把藥物帶下去。

“把他放平!”

病人躺在沙發上,葉凡慢慢撚動銀針。

翠花和病人家屬都很緊張的看著病人的變化,看了五分鐘,病人冇有絲毫反應,有些著急。

葉凡也時刻注意病人的變化。

十五分鐘,終於有變化。

病人身上的斑點變淡了。

“葉醫生,他的嘴唇的紫色是不是變淺了?”翠花指著病人的嘴唇,問道。

葉凡點了點頭,說道:

“是的,不過現在還不能確定效果,再等等!”

這時!

第二位病人被送來。

葉凡直接將藥物放在一個大碗裡,攪拌,然後灌給患者。

這個他就冇有施針,喂藥之後,放在旁邊等候。

第三個患者……第四個患者……

七個患者送來了。

第七個患者送來時,病人家屬驚叫起來,道:

“葉醫生,我爸醒了,我爸醒了……”

激動的聲音在整個樓房不斷迴盪,其他人紛紛看過來。

病人抬起沉重的眼皮,身上的半點幾乎都消失完了。

噗噗噗……

突然聽到一連串的這聲音,一股惡臭味傳來。

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病人的屁股,紛紛捂鼻退後。

太臭了!

隻有葉凡上前幾步,還用力聞了幾下,在轉過身看向其他人,說道:

“成功了,成功了。”

其他人聽到他這麼激動,也激動起來。

“這藥可以治好?”

“葉醫生,你成功了?我爸冇事了?”

“葉醫生,我就說我相信你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