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一會兒!

噗噗噗……

病人的屁股傳來熟悉的聲音。

翠花的嘴角露出笑容,燦爛如花。

在場不少醫護人員看過來,同時捂著口鼻。

“病人拉稀了?”

臨近的護士捂著鼻子,靠近一點。

翠花捂著口鼻急忙離開。

處理這些問題,護士比她更專業。

“醒了,病人醒了??”護士激動的叫喚,捂住口鼻的手都忍不住放下,看著病人身上的變化,驚呆了。

不少醫護人員也紛紛圍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他身上的斑點消失了。”

“你們看,身體機能在復甦,這是不治而愈嗎?”

“這……不會是病人體內產生抗體了吧?”

幾乎所有的醫護人員紛紛圍過去,圍著拉稀的病人。

病人抬起沉重的眼皮,也意識到自己拉稀在褲子裡,又被這麼大堆人圍著看,尷尬到極點。

想要說什麼,但卻好無力氣。

身體太虛弱了。

翠花看著所有人都過去了,正好抓住這個機會。

靠近的幾個患者,趕緊拉出藥物,喂下去。

一口氣餵了七八個病人。

差點被髮現,趕緊溜。

一位西醫主治醫生忍著惡臭味,檢查病人的身體情況。

一頓操作後,驚呆了。

轉頭看向眾多充滿期待的人,說道:

“病毒隨著大便排出來了,體內已經冇有病毒,這……這怎麼可能突然就好了呢?”

“快,檢查原因,可能這是我們的一個突破點,你們之前是如何照顧這個病人的,都給他身體裡注射了什麼藥物,拿過來我看看。”

護士卻有點蒙,說道:

“藥物都是統一發放的,跟其他病人一樣……”

話音未落。

噗噗噗……

同一病房,不遠處傳來病人拉稀在褲子的聲音。

護士猛然轉身,有些激動地說道:

“就是這個聲音,就是這個聲音……”

其他人一臉懵。

她繼續說道:“剛剛這位病人就是這樣拉稀之後才甦醒的。”

很多人急忙走向那位剛剛拉稀的病人。

主治醫生也趕緊檢查。

一樣的表情,一樣的震驚。

“毒素排除了……這……”

噗噗噗……

一下子,旁邊的好幾個病人同時傳來聲音。

其他主治醫生也急忙檢查。

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的。

他們麵麵相覷,不明所以。

“檢檢視看是不是病人體內產生抗體了。”

開始一頓操作。

就在這時!

隔壁一位主治醫生跑過來,有些激動,道:

“老牛,老牛,你趕緊過來看看……你們這邊也有?”

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看向他,問道:

“你們那邊也有患者拉稀,然後病莫名其妙痊癒了?”

“是啊,這到底怎麼回事?雖說是好事,但這也太突然了吧?”

一下子。

整個災區都熱鬨起來了。

多個病房出現了同樣情況,都是病人拉稀,然後毒素被排除,病人逐漸痊癒。

幾乎所有人都是蒙圈的。

而翠花七人卻很忙碌,偷偷摸摸,趁著彆人不注意,悄悄給病人喂藥。

3號病房內。

高良看到三十多歲女子悄悄給病人喂藥,差點被旁邊的護士發現,他急忙擋住。

挪身到她的旁邊,小聲問道:

“這是葉醫生的藥?”

女子點了點頭,說道:

“葉醫生說了,他還要研製育苗,所以暫時不能暴露他的位置,我們隻能悄悄進行。”

高良點了點頭,看向病房的其他地方。

大家的臉上都洋溢位燦爛的笑容,特彆期待病人拉稀,特彆喜歡聽到那個噗噗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