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向旁邊的幾個護士,說道:

“你們都出去一下,我需要對病人進行深度檢查。”

護士離開,他直接在中間拉了一塊布擋住,隨即看向女子,說道:

“來,我幫你,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

女子趕緊把藥物分給他,說道:

“直接喂進去就行,要是病人喝不下去,就給他喂點水,一般情況下,十分鐘就會開始有效果,二十分鐘基本就能確定效果了。”

這裡的病人有十二個。

兩人很快喂完。

“藥冇了!”女子兩手一攤,說道:

“病人太多,昨晚我們跟葉醫生忙到天亮,人力有限,藥材也不夠。”

高良說道:“放心,藥材方麵,我來解決。”

一時之間!

所有的醫護人員都忙碌起來。

聞著病人拉稀就很激動,彷彿聞到了特彆香的味道。

很多主治醫生嘗試分析病人突然痊癒的原因,但基本都失敗了,找不到。

“你們說會不會是某位神秘醫生偷偷研發出來,隻是不願意透露姓名啊。”

“我覺得可能哦,總之感謝那位神秘的醫生,雖然我們失去了葉醫生,但又出現了一個神秘的醫生,也算是受到老天爺的眷顧了。”

“這可是大功一件啊,神秘醫生如此淡泊名利,值得敬佩。”

頓時,整個災區開始瘋傳神秘醫生。

張長健也聞訊而來。

整個災區都充斥著臭味,但他也冇有矜持,看到一些病人莫名其妙痊癒,有些激動,也有些疑惑,看向旁邊的主治醫生廖弘博,問道:

“怎麼回事?病人突然痊癒了?”

廖弘博眉頭緊鎖,說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等我具體研究才知道,不過根據我的猜測,應該是病人體內對病毒產生了抗體。”

張長健目光掃視,說道:

“產生抗體?就緊挨在一起的幾個產生抗體?其他人都冇有?不科學。西醫那邊呢?有冇有發現問題所在?”

“還有大家口中說的神秘醫生是怎麼回事?哪來的神秘醫生?”

廖弘博有些結巴了,說道:

“痊癒的都是緊挨在一起的病人,不少人覺得是有神秘醫生給瞭解藥,但又不知道是誰。”

張長健脫口而出,道:“會不會是葉凡?”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廖弘博堅決的說道:

“前天葉凡離開,這才幾天時間,憑他一個人的力量,不可能這麼快就能研發出解藥。”

張長健歎了口氣,轉身離開。

找到高良,進行詢問,高良表示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

跟在他身邊的登記員說道:“張部長,不管是誰,反正這是好事,村民痊癒,這對於您來說就是功績啊。”

張長健看著超大病房中時不時傳來歡呼聲,但臭味瀰漫,很多人都有些激動。

行走著,說道:“現在痊癒的人不多,如果能找到那個人,讓所有的醫生護士全麵鋪開,就可以很快治癒所有人,這纔是大功績,現在隻是小範圍而已,暫時先彆上報。”

登記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張部長,如果真的有神秘醫生,那麼我們這邊肯定有人跟他裡應外合,不然這些解藥如何進來?又是誰餵給病人呢?”

張長健看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護士或者主治醫生?”

登記員點頭,道:“冇錯,隻有護士和主治醫生能對病人進行喂藥行為,也是最有機會的,咱們找幾個人來監督,一定可以抓到。”

張長健點頭,表示讚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