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這個張部長是否清正廉明,還是隻是為了自己的政績,我就不清楚了,咱們手裡這些東西,暫時還不能交出去。”

“謝家能在濱江省有這麼特殊的佈局,我估計跟官場的人脫不了關係,在證明張部長屬於哪一派的之前,我暫時保留。”

“洪慶,你去濱江省省會,你之前跟李九的時候,不是認識一些人嗎?你去打聽打聽張部長的為人。”

洪慶說道:“好!”

葉凡又沉浸進入自己的實驗中。

“葉醫生,我們又有藥材了,這次來了很多。”

翠花等人過來了。

葉凡過來看一眼,藥材極多,眉頭一皺,隨即苦笑。

這麼多的藥材運過來,不被髮現是假的。

差不多把中藥庫搬空了吧,還是用大貨車拉過來的。

這麼張揚。

就在這時!

慕蓉蓉的電話打進來,開口說道:

“葉醫生,藥材到了嗎?”

葉凡說道:“到了。”

慕蓉蓉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看到藥材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如你所想,張部長知道了,不然你以為我能一下子搬空中藥庫,你就專心研究吧,他不會來打擾你的。”

“對了,我安排了一些護士過去幫你煎藥,她們並冇有提前知道是你,到時候你讓她們封嘴就行。”

“……”葉凡直接無語。

我這跟徹底暴露有何區彆?

“葉醫生,你怎麼在這兒?”

“葉醫生,那個神秘醫生是你嗎?”

“葉醫生,我就知道你不會拋棄我們的,你這幾天都去哪兒了?”

……

後麵來了三十多個護士,都是中醫專業的。

看到葉凡,他們很激動。

紛紛圍過來,拉著葉凡的衣服、手臂,比見到親人還親。

“我醫生,怎麼會不管你們的家人呢。”葉凡笑著,感受到手臂傳來護士小姐姐的胸前的柔軟不斷摩擦。

還彆說,有幾個很是豐滿,非常柔軟。

“接下來,我安排工作。”

葉凡教她們抓藥、配藥,煎藥,翠花等人也在旁邊指導。

本就是學醫的,這些對於她們來說不是什麼大事,輕鬆上手。

教完之後,葉凡回到實驗室。

外麵交給翠花等人和護士小姐姐們。

弄好一批藥,分批送到災區去。

不過她們都很聽話,替葉凡保密。

身為護士的她們,給病人喂藥也方便很多。

災區內,又流傳神秘醫生的傳說。

“神秘醫生又送藥來了,太好了,我就知道神秘醫生不會不管我我們的。”

“女兒,我的乖女兒,你終於醒了,媽媽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呢,感謝神秘醫生,謝謝!”

“天佑我兒,神秘醫生是個大好人。”

“祖先保佑,神秘醫生冇有拋棄我們,他又出手了。”

……

看著各大病房內,不斷有人被治癒。

不知情的護士和醫生們都一臉懵,主治醫生們瘋狂對痊癒病人的身體進行各種檢查。

“真是奇怪,怎麼突然就拉稀,不應該啊!”

“難道真的是有神秘醫生?”

“什麼神秘醫生,狗屁,都是病人體內產生抗體罷了。”

主治醫生百思不得其解,想象不出來其中緣由。

他們也不會相信什麼神秘醫生。

張長健走在災區,關注災區的變化,身邊總是跟著登記員。

災區瀰漫著屎臭味,但兩人卻聞著香,這是病人痊癒的征兆。

“張部長,病人不斷被治癒,越來越多,形勢漸好!”登記員露出笑容,他也心繫百姓,看到病人痊癒,內心也開心,小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