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張部長開始表現了。

“他們聊了什麼?”

禿鷲說道:“聊一些日常,楚總對他持有警惕性,所以兩人並冇有深聊。”

“好,我知道了。”葉凡點頭,說道:

“你注意點這個張長健,我這邊有他想要的東西,他這次去,應該是想幫助我老婆的,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找他,提我名就行。非一般情況,不要找他,他有大用處。”

“我明白!”

葉凡掛了電話。

繼續指揮護士小姐姐們熬藥。

看著大家精力充沛的表現,都是為了災區的村民。

這裡似乎已經不需要到他了。

深夜!

洪慶傳來電話。

調查到張長健的一些訊息,讓葉凡還挺詫異的。

張長健的身份來由不小,比省級要大,而且為官也算是正直,破了不少案件,在農村扶貧方麵也有傑出貢獻,帶著很多貧困地區脫貧。

這次負責災區,也是對他的一次考覈,一旦通過,他的仕途將會有更大的進步。

基本可以斷定,張長健是個為民的好官。

他現在處於考覈階段,接觸瘟疫危機,若能同時解決了謝家的問題,對他的仕途絕對有極大幫助。

“很好,目前來說,對於這個人,基本上可以確定了。”

“你繼續深究,全方麵瞭解此人,這種級彆的人,以後咱們可能還會有交集。”

“好!”

就在這時。

門被敲響。

“葉醫生,你在嗎?有人找你。”

葉凡掛了電話,走過去看門。

翠花站在門口,還有登記員也在。

登記員客氣的說道:

“葉醫生,你好,突然造訪,希望你不要介意。”

葉凡看著他,隨意說道:

“你有事?”

登記員說道:“葉醫生,我是來向你道歉的,之前張部長對你的調查,其實也是為了……”

葉凡擺手打斷他的話,說道:

“這些話不應該由你來說,他自己不來,你來算什麼?雖然我隻是一個小老百姓,但我有自尊的。”

登記員急忙點頭道是,說道:

“葉醫生說的是,突然過來,是想葉醫生去看一場戲,你提供給張部長的名單,今晚就有人行動,不知道葉醫生有冇有時間去看看?”

葉凡這纔有點興趣,說道:

“可以,去看看唄,翠花,你有時間嗎?一起去。”

登記員看了一眼翠花。

葉凡說道:“怎麼?翠花不能去?”

“能,隻要葉醫生想要她去,她就能去!”登記員急忙說著,他可不敢得罪葉醫生,萬一他不高興,又離開了,自己就是罪人,張部長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最後,三人離開。

來到安置醫療隊的賓館。

三人來到其中一個房間,這個房間放著三台電腦,電腦上有監控。

看著監控,居然看到了名單上的醫生的房間畫麵。

第一個出現的是胡惠美,回到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脫下衣服,內衣都脫掉,雖然是徐老半娘,皮膚不是那麼好,但身材保持得還是很不錯的。

翠花頓時臉紅了。

一隻手擋住電腦螢幕,看向兩人。

“你們……你們怎麼能這樣偷窺彆人呢??”

登記員很嚴肅的說道:“翠花,我們是有任務的,你彆擋著,快讓開。”

很快!

電腦裡傳來胡惠美的聲音。

光著上身打電話。

“潘哥,我現在已經查到了一些線索,那個神秘醫生很有可能就是之前治癒重症病患者的葉凡,但目前不知道他人在哪裡。”

“潘哥,你還是那麼流氓,電話裡還要看人家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