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疑惑的目光看向大軍。

大軍說道:“她是濱江省誌願者協會的員工,主動請纓來這裡當誌願者的,心地善良,這段時間忙進忙出的,確實幫了不少忙。”

“他外公是濱江省許家赫赫有名的許三公,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聽說她所在的那個家族是我們濱江省的首富家族,後來落魄了,被如今的謝家取代,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

葉凡看著她,彎腰,將她攙扶起來,說道:

“你外公?你姓許,你外公也姓許?”

許佳蓮說道:“我爸媽離婚後,我跟我媽姓。葉醫生,你能不能救救我外公啊,我願意給你當牛做馬,做什麼都可以……”

猶豫了一會兒,咬了咬嘴唇,似乎在做一個艱難的決定,繼續說道:

“就算……就算多麼過分的要求我都會答應你。”

大軍馬上訓斥道:“許佳蓮,你把葉醫生當成什麼人了?葉醫生為人正直,不是你想的那種人,更不會藉此機會占你便宜。你好好說說你外公的情況,葉醫生醫者仁心,一定會幫你的。”

許佳蓮看向葉凡,說道:“我外公雙目失明,下半身癱瘓多年,請了很多神醫都治不好,這段時間我看到你的醫術,我想請你去試試,就算不成功也沒關係。”

葉凡思索了一會兒,說道:

“你們許家以前是濱江省首富家族?”

“嗯!”許佳蓮點了點頭,說道:“雖然我們許家落寞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是有些錢的,我舅舅他們一定會給你高額診金的。”

葉凡想的不是診金的問題。

他想找和謝家敵對的家族,不過從眼前的女孩來看,她似乎並冇有掌握更有用的資訊。

都說濱江省的商界是一張蜘蛛網,謝家是織網者,牽一髮而動全身,他就不信了。

就冇有人敢反抗謝家?

這個曾經的首富家族許家或許可以瞭解一下。

“你帶我去你家,我先看看你外公的情況。”

許佳蓮很激動,說道:“謝謝葉醫生,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帶您過去。”

“現在!”

“現在?也行。”

大軍疑惑問道:“葉醫生,你不是說有事出去嗎?”

葉凡說道:“這就是我的事。”

葉凡跟著許佳蓮出去了。

大軍親自送他們到火車站,兩人乘坐高鐵前往濱江省的東邊省會城市。

途中。

葉凡給禿鷲發了個訊息,臨時有事,讓他保護好老婆。

五個小時。

列車終於進入濱江省省會城市——東寧市。

“佳蓮,這裡!”

一個年輕男子朝著他們招手。

許佳蓮也招了招手,帶著葉凡走過去,說道:

“葉醫生,那邊,那是我表哥許文彥,跟我玩得最好的,他來接我們了。”

許文彥看著兩人走過來,堆滿笑容的臉一下子凝固起來,目光打量著葉凡,帶著一些敵意,說道:

“佳蓮,他是誰?你男朋友?”

許佳蓮臉頰刷的紅了,急忙解釋說道:

“表哥,你彆亂說,這是葉凡葉醫生,我請來給外公看病的。”

許文彥臉上的敵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詫異和不屑,說道:

“佳蓮,你是不是在外麵呆傻了,叫你回來家族幫忙,你也不回,在外麵交些不三不四的人。”

許佳蓮嘟著嘴,說道:

“表哥,你說什麼呢,葉醫生是個很厲害的醫生,你不許這樣說他,我好不容易纔請來給外公治病的,你可彆把葉醫生氣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