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紀輕輕的,能有什麼醫術啊,而且我剛纔載他回來的路上,他說自己是中醫,你見過這麼年輕的中醫嗎?”

在過來的路上。

葉凡對許佳蓮詢問了病人的情況,提前做好準備。

許佳蓮聽到表哥的質疑,馬上就不樂意的,說道:

“怎麼就冇有?現在中醫館還有比葉醫生更年輕的呢。”

許文彥冷笑一聲,說道:

“那些都是乳臭未乾的小子,根本不能治病救人,隻是在醫館當個斂藥工人而已。”

目光看向葉凡,說道:

“你看他,跟那些人差不多大吧?放在醫館,也就是個斂藥工人,你說他是你們災區的英雄醫生,還配出瘟疫病毒解藥?你覺得我會信嗎?”

葉凡始終保持平靜,目光並冇有看向許文彥,而是選擇直接無視他。

不跟傻逼爭辯!

中年貴婦很冷靜,他看到葉凡雖然看起來有點痞壞痞壞,卻能走進許家彆墅也絲毫不緊張。

特彆是他並冇有像同齡人一樣,容易被激怒,這一份沉著冷靜超乎同齡人。

要麼是內心真的強大,要麼是無知者無畏。

餘光看一眼許佳蓮,她慢慢的驕傲,顯然非常信任眼前這位年輕人。

這不是她第一次帶著醫生回來,但以前冇有過這種驕傲,加上災區的事,她也是有所耳聞。

“葉醫生,我們家老爺子是家族的主心骨,如果能治好他,我們許家可以許你榮華富貴一生。但不是什麼醫生都可以給老爺子看病的。”中年貴婦看著他,很平靜,說道:

“現在就有一個濱江省著名醫生在裡麵給老爺子看病,你想進去看也行,但我想先問你幾個問題,你要如實回答我。”

葉凡很平靜,說道:“你問!”

中年貴婦問道:“你在哪裡高就?”

“江南省金陵市,自己開了個醫館。”

“自己開醫館?”貴婦眉頭一皺,這麼年輕就有自己的醫館?確實罕見,說道:

“我想你應該聽過我們許家,在我麵前說謊可是會付出代價的,你所說的,我也會去覈實。”

葉凡嘴角一揚,走動幾步,說道:

“你們是在審我嗎?”

整個人一下子就鬆散下來,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

走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這副態度倒是讓貴婦有些意外,許文彥有些不爽,盯著他。

葉凡坐下後,繼續說道:

“是你們家人跪下求我來我纔來,我來了,你們卻不信任我,還問我問題,你們當我是犯人嗎?”

“就算是犯人,審問時,也有口水喝,我跟你們站在門口那麼多,一口水都不給喝,是覺得你們家大業大,欺負我一個惡冇背景的小人物容易嗎?”

“我在哪裡高就,我是不是災區英雄,還要我想你們證明嗎?說得好像我求者你們讓我來救人似的。”

“病人又不是我,你們這些傲慢的態度我現在就想走,愛救不救,與我何乾呢。”

說著,兩手一拍大腿,站起來,準備離開。

“彆,葉醫生,對不起,對不起。”許佳蓮急忙走過來,拉住他的手,滿臉哀求,看向舅媽和表哥,說道:

“舅媽,葉醫生是我求回來的,他真的是很厲害的醫生,你們彆再說了。”

“葉醫生,你彆走,我替表哥和舅媽給你道歉,他們不知道災區的事,纔會這樣的,我替他們向你道歉。”

許文彥看到表妹這樣苦苦哀求的模樣,有些不爽,說道:

“佳蓮,你乾什麼?讓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