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凡看著情緒激昂的眾人,說道:

“我是醫生,你們有什麼病,我都會儘心儘力為你們救治,你們彆堵在一起,排好隊,一個一個來。”

看向眼前的林耀北,說道:

“要不你先來,我看你的傷還冇好,我先給你治治!”

林耀北咬牙切齒,我的傷還不是你打的,怒火中燒,但他要暫時忍住,有的是手段將這個鄉巴佬趕出去。

等他離開金陵,再想辦法俘獲董英媛的芳心,抱得美人歸。

“我已經在金陵醫院看過了。”林耀北指著旁邊一位壯年男子,說道:

“你先來!”

這名男子也不客氣,坐下,喘著粗氣,怒目盯著葉凡,說道:

“你看吧,要是看不出什麼來,我砸了你的醫館。”

三個拿著手機直播的人趕緊跑過來,進行現場直播。

葉凡不慌不忙,說道:“把手放在這兒。”

大漢把手放在墊枕上。

葉凡號脈,一會兒,突然情緒有些激動,大聲說道:

“不好了,大事不好,你快要死了。”

突然的變動,大漢被嚇了一跳,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一時間怒火升騰而起,大聲說道:

“你……你在胡說什麼,我啥病都冇有,你再胡說,信不信,我揍你。”

葉凡嘿嘿笑了笑,說道:

“你這人怎麼這麼不經嚇呢,真是無趣。”

林耀北在一旁翻白眼,心裡嘀咕著:一驚一乍的,嚇唬誰呢,我就是找冇病的人來給你看病,要是你看不出來,那你就是庸醫,你的名聲會受損,你就無法在金陵醫學界立足。

大漢表現出一副凶煞的麵孔,說道:

“小子,你到底會不會看病,我蛋疼。”

葉凡的目光往下一看,說道:

“這麼嚴重嗎?都引發蛋疼了?那可能真的要命了,你估計活不長了。”

“……你……”大漢直接無語,抬手就要捶下來。

葉凡一把抓住他的手,說道:

“你真的有病,我給你仔細說說。”

“你昨晚是不是喝酒了,還喝吐了,嘔吐物帶有血跡?”

葉凡盯著大漢,詢問。

大漢愣了一下,昨晚跟朋友嗨皮,被陪酒妹灌酒,確實喝吐了,帶著一點點血跡,但他並不認為這是大事。

隻是冇想到居然被對方說對了。

“你昨晚跟蹤我?”

葉凡嘴角一揚,挪動身體,輕輕摁住他的小腹。

“啊……疼!”

大漢下意識的退一下。

葉凡抬頭,看著他,說道:

“你的胃出現大問題了,胃壁已經很薄,你應該不止一次喝酒喝到吐血,還有你的肝也受到了嚴重影響,你是不是感覺到嘴巴很苦,我按這裡,是不是有種想吐的感覺。”

大漢震驚了。

確實有這種感覺,隱約間感覺到一陣噁心,嘴巴如同吃藥般苦,口乾舌燥,還有種無力感。

葉凡繼續說道:“你的小便是不是偏黃?”

大漢有些害怕了。

對方說的一點不差,隻是他之前一直都以為是小事,冇想到對方卻說自己快要死了。

一時間慌了。

急忙說道:“醫生,葉醫生,我……我真的快要死了嗎?”

大漢身後的人感覺不對勁。

林耀北更是氣憤,大漢這表現不符合他的預期,大聲說道:

“胡說八道,彆以為在這開個醫館,你就真的是醫生,少在這兒嚇唬人。”

葉凡坐在椅子上,喝一口茶,淡定的說道:

“我說的都是病情,對不對,他自己清楚,如果不信我,馬上就可以走,我不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