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醫生,你罵也罵了,應該解氣了吧?”

葉凡看了他一眼,說道:“差不多。”

老爺子又說道:“承文,還不給客人倒茶?這點待客之道還要我教你嗎?”

他身邊的中年男子微微一愣,雖然有些不爽,但老爸發話,他也隻能應著,轉身來到旁邊的茶幾邊,說道:

“葉醫生,請坐!”

葉凡也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老頭子是什麼情況?

我都這樣了,他居然還要招待我?

這不符合邏輯啊。

也不管那麼多,看看他有什麼招式。

走向椅子上,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老爺子伸手按了一下輪椅上的按鍵,輪椅慢慢滑行過去,說道:

“葉醫生,這些後輩不懂事,衝撞了你,我向你道歉。”

“爸……”許承文愣了一下。

爸爸是家族的主心骨,曾經的濱江省首富,儘管現在雙目失明、雙腿被廢,但依舊可以在背後出謀劃策。

若不是有爸爸的謀略,許家早就被謝家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很多家族大事上都是爸爸在做決策,位高權重,一口絕言。

中年貴婦和兒子許文彥也有些動容,上前幾步。

隻見老爺子擺了擺手。

胡家兩人則是震驚不已。

許老爺子向葉凡道歉?

這跟他們想象中的不一樣,不應該發怒嗎?

中年男醫生說道:“許老爺子,你在給他道歉?雖說你隱退背後,但你好歹也是位高權重,給這麼一個毛頭小子道歉,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許老爺子很淡定,說道:

“我做什麼,輪得到你來點評嗎?”

“承文,把他們倆請出去,以後就有葉醫生給我治病,不再需要他們了。”

聽到這話。

胡家倆人又氣又好笑。

“老爺子,你是老糊塗了吧?你信他,不信我們?”

“我胡家在濱江省的醫術有目共睹,你卻相信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

關於這點!

葉凡也有點意外。

看著眼前的老頭,他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女醫生更是氣笑了,說道:

“老爺子,能看出你的病情的人有很多,難道你就因為他也能看出來,你就認準是他?是不是太好笑了?”

“能看出病情,不代表能治好你的病,這麼跟你說吧,你的雙腿和雙眼,就算是華佗再世也治不好。”

許老爺子冇有絲毫的絲毫的情緒變化,墨鏡之下,看不清眼神如何,緩緩說道:

“葉醫生,你可願意在他們麵前露一手?”

葉凡一副很慵懶的模樣,瞥了一眼胡家倆人,說道:

“行吧,那我就先看看你的眼睛吧。”

雖然不知道老爺子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還是先給點甜頭,後麵他還要合作呢。

向許家彰顯自己的本事,纔有籌碼談條件。

葉凡站起來,摘掉老爺子的墨鏡,看到雙眸呆滯,空洞,冇有任何的光澤,不過眼珠子儲存的還是蠻好的。

“筆和紙,給我。”

許承文趕緊去書房拿過來。

葉凡列了一個清單,說道:“拿去抓藥回來,速度要快。”

許承文親自開車去。

葉凡拿出銀針袋,輕輕一抖,銀針鋪開。

“佳蓮,把你外公的上衣脫掉。”

許佳蓮趕緊過來幫忙。

葉凡把三枚銀針放在掌心,另一隻手合上。

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一些變化,全身變得專注起來,散發出來的一股氣勢令人退後三步走。

三十秒後。

從手掌取出三枚銀針,快速紮下。

“晴朗穴,陽白穴、太陽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