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能在謝家的封鎖下活下來,自然有自己的本事,不過我隻查到了你出現在金陵之後的事,至於你之前的事,我無從得知。”

“我想你這次願意前來救一個跟你毫不相乾的人,應該不僅僅是因為我外孫女蓮兒的求救吧?”

葉凡喝一口茶。

薑還是老的辣,這老傢夥早就知道自己的來意。

那就不必隱藏了,說道:

“你把我的話都說了,那我還能說什麼?”

“不過這樣也好,免得我再浪費口舌,既然你親自找我來,想必也是同意合作?”

許老爺子點了點頭,說道:

“我需要和楚總見一麵,你來牽線,這一次,咱們打個漂亮的翻身仗。”

一旁的許承文聽得一臉懵,開口問道:

“爸,什麼合作?什麼明凡集團?我怎麼都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呀。”

曾經的許家,何等輝煌,站在濱江省第一的位置上,那都是許老爺子許三公的功勞。

後麵被謝家設局陷害,淪落到如今的二流家族,好在許老爺子提早意料到,提前做好了準備,否則便不會再有許家的存在。

許三公心中意難平!

一直在等待機會,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

終於等到了葉凡、明凡集團的到來。

許三公雖然變成殘疾人,但他並冇有停下尋找翻盤的機會。

可謂是身殘誌堅。

這些事他一直都是默默進行,並未告知家族其他人。

連作為許家現任家主的許承文都不知道。

“爸,你們在說什麼?”

許承文感覺自己就像個局外人,一臉懵。

許老爺子看向兒子,說道:

“推翻謝家,重振許家,還濱江省一個良性的經濟圈。文兒,你雖是我兒子,但你的商業天賦並不算高,這些年,我一直都在默默的收集更多謝家犯罪的證據,同時也和大量的官方打交道。”

“這次,張長健親自下來,我就知道機會來了,更讓我意外的是得知葉醫生的存在,順著這條線查下去,查到了明凡集團。”

“而明凡集團在快速擴張,更是有意向南下,試圖開拓南方市場,文兒,你可聽過明凡集團?”

許承文思索了好一會兒,說道:

“聽過,一個剛剛冒出來的公司,主營護膚品、藥膳、養生等跟藥物相關的產業,我還喝過他們的藥膳,無論是從口感還是效果上來看,都比以前市麵上的好不少。”

說到這裡,目光看向葉凡,有些詫異,說道:

“葉醫生是明凡集團的總裁?我記得楚明心纔是……”

許三公笑了笑,說道:

“楚明心不過是放在市麵上的總裁,葉醫生纔是真正的背後大總裁,而這一切都是葉醫生的操作。”

目光看向葉凡,緩緩說道:

“如果我猜的冇錯,明凡集團的大部分產品都是葉醫生提供的配方吧?天醫館在金陵可是非常出名的。”

葉凡喝一口茶,這老傢夥還真是有兩把刷子。

被謝家打壓,隱忍下來,對於自己更是深入調查。

城府極深呐!

“老爺子說的冇錯,所有產品都是我提供最初的原始配方,之後他們進行分級、簡化,具體哪些商業行為,我不懂。”

“我這次來呢,也是想藉此機會和你們聯手合作,乾掉謝家,謝家作惡多端,製造病毒,殘害百姓,災區瘟疫便是謝家的瘋狂試驗,用村民當實驗體,慘無人道。”

“我本不想插手商業上的事,但我身為醫生,他們製造病毒、草芥人命,更是進行人體試驗,這已經觸碰到做人的基本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