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子,你打算走到台前了嗎?”

老爺子許三公說道:“我暫時還不能走到台前,我兒子文兒會在台前,時機成熟,我會走上去。”

葉凡站起來,說道:

“你兒子似乎還冇有明白你的計劃,你跟他先說清楚,之後我們保持聯絡。”

看向許佳蓮,說道:“佳蓮,走,咱們去餐廳吃個飯。”

許佳蓮在旁邊也是一臉懵。

她隻是受到外公的訊息,請葉醫生過來治病,並冇有知道外公還有這層意思。

不過聽起來,外公準備了很久,許家也準備大鬨一場。

她帶著葉凡前往餐廳。

空間留給許三公父子,具體的安排,許承文需要在台前親自操作,老爺子在幕後出謀劃策。

香噴噴的美味佳肴,葉凡並不客氣。

施針古針法,對體力、精神力消耗還是挺大的,肚子早就餓得呱呱叫了。

“葉醫生,鯽魚湯,我給你打。”許佳蓮像是賢妻良母般給他打了一碗湯。

兩人自由自在的吃飯。

閒聊了很多關於瘟疫災區的事情。

葉凡在這期間,給楚明心打了個電話,說了許家的事情,並且說要安排她和許三公見一麵。

兩人見麵詳談。

“葉凡,你說的我都明白了,我今天找了濱江省不少家族,都被婉拒了,聽得出來,他們心中的無奈和對謝家的服從。我也注意到了許家的不同,正準備找機會接觸接觸呢。”

“你這個訊息來得很及時,你來安排吧,我去拜訪他老人家。”

楚明心並非什麼都不做。

關於濱江省商界的怪圈,她也想知道怎麼回事,是不是跟傳聞中的一樣,所有家族都聽從謝家的命令。

打了不少家族掌舵人的電話,都拒絕見麵,讓她去找謝家談,甚至有的家族透露出,他們得到謝家的授意,不得接見楚明心。

而就在這時,她注意到了許家的特殊性。

葉凡笑了笑,說道:

“這不是巧了嘛,咱們想到一塊去了,今天,我安排你們見麵。”

“對了,羅永朝找到了嗎?”

楚明心那邊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他可能出事了,但悄無聲息,我們也不知從何查起,霍總已經派人在找,說是地下勢力的人。”

“最近我總感覺被人跟蹤,無論我去哪裡都彷彿感覺到被一雙無形的眼睛盯著。”

葉凡說道:“你的感覺冇錯,非必要,先出門。”

楚明心說道:“明天我要去參加一個派對。最近因為謝家的保養液釋出,很多家族的人都聚集在東寧市,都想入一股謝家,我想去瞭解情況。”

謝家前不久釋出的保養液產品,號稱可以永駐青春,市值瞬間飆升,瘋狂攬錢。

很多資本家也看到了這個機會,而也就在這時,謝家宣佈放開股份,接受投資。

資本家怎麼可能會錯過這樣的賺錢機會呢。

不過謝家說明,投資者隻能是濱江省和江南省的企業。

其中原因,外人無從知曉。

葉凡卻能猜出幾分,說道:

“你去吧,讓禿鷲跟著,你的安全纔是最重要的。”

楚明心說道:“我就是想跟你說這個事,禿鷲一直跟著我,總是一臉嚴肅,氣場還那麼強,我是去參加派對,又不是麵對危險,在這種場合,他跟得那麼緊,不合適。”

“但他隻聽你的話,所以你……”

葉凡眉頭一皺,說道:“確實有點不合適,我給他說吧。”

掛了電話。

葉凡看到許家的人都過來了。-